回到頂端
|||
熱門:

左右看:美國債務違約

立報/本報訊 2013.10.14 00:00
左看:是金融危機,也是道德危機

由於預算案協商破裂,美國政府某些部門自10月1日起陷入停擺(shut down),若是歐巴馬總統和共和黨占多數的眾議院無法在本月17日之前就調高舉債上限達成協議,眼看美國債務違約風險即將爆發,新一波全球金融危機勢將無可避免。

做為全球超強首富,堂堂大國居然面臨債務違約風暴,這實在是令人匪夷所思!主權債務違約,這原是那些第三世界國家的「專利」,譬如1990年代多次發生在拉丁美洲的債務違約。以阿根廷為例,由於政府外債大幅增加,到2000年甚至超過外匯收入4倍以上,阿根廷無力償還債務,宣布全面違約,導致貨幣巨幅貶值,對國家造成難以修復的傷害。而過去第三世界國家的債務違約,常是美國提出警告,再由世界銀行或國際貨幣基金會出面,以強制手段介入國家財政、金融機構,施行經濟重整方案。

美國當然不致於淪落到這樣的地步,但是,要知道,美國國債的意義,其實比我們想像的要更為龐巨。長期以來,國際金融市場一直將美國國債視為終極的安全資產,美國「有債必償」的假定,是全球金融體系的基石。一旦美國國債都變得不安全了,那麼,全球再也沒有任何值得信賴的憑證,即將爆發的將不僅只是金融危機,同時也是信任的危機、道德的危機,既定安全體系將在一夕之間全面崩盤,世界再無寧日。美國是否將成為全球的禍害,我們拭目以待!

劉鳴生/研究員

右看:更接近「小政府」的理想

美國政府暫時停擺,這是民主國家執政部門與立法部門發生衝突的一種模式,實在不需要大驚小怪!只要是真正的民主國家,就必然會容許內部矛盾的存在。因為有矛盾,所以需要協商;因為有協商,所以最後會達成意見的整合。唯有經過整合的政策才能符合最大多數人最大的利益,這就是民主政治的真諦。那些把美國政府暫時停擺視為世界末日的人,實在是不瞭解民主,更不瞭解美國。

事實上,在柯林頓主政的1995到1996年間,美國政府也曾經發生停擺事件,但是,白宮和國會之間最後還是達成協議,美國照樣經濟繁榮,柯林頓總統依然不失其強勢與靈活,不損其英明領導人的歷史地位。

就現實面而言,美國即使shut down,其核心服務並未停擺,政府依然存在,只不過縮小了權力管治的範圍,這反而更接近自由主義者「小政府」的理想。何況,華盛頓當局正好可以藉此機會重新審視政府營運之「必要」與「非必要」的分野,從而節制支出,削減赤字,長期來看,不也是控制經濟危機的一種手段!更何況,這次停擺,主要是因為共和黨拒絕接受歐巴馬所提出來的醫療改革方案。要知道,此案一旦施行,納稅人未來10年須多支付4千億美元,簡直就是錢坑!共和黨為了擋下錢坑法案而奮戰,這也完全符合其為人民看守荷包的優良傳統。

于尚白/媒體人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