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四季陰涼 85度C 颱風

環境前線:比輻污水還嚴重的使用過核燃料棒取出作業

立報/本報訊 2013.10.14 00:00
比輻污水還嚴重的使用過核燃料棒取出作業──從核災善後工作現場談起(上)

文■奧村岳志 編譯■貴史

【譯按】在東京電力福島第一核電廠進行善後作業的草野光男(化名,50歲,磐城市),接受公民記者奧村岳志的專訪;核災之前,他長期在福島第一核電廠與全國其他核電廠工作;訪談中他指出,在許多核災相關問題上,國家與東京電力官方說法,和現場作業員之間,有著很大的差距;特別是4號機燃料池的部分,在11月中旬就要開始進行,取出使用過後核燃料棒的工作,他用這樣的話來形容其危險的程度:「起重機的操作,牽繫著日本的命運。」而在許多避難災民生活的磐城市裡,災民與市民之間,又有生活上的磨擦;對於災區的現況,他憂慮地說:「就跟以前戰爭的時候一樣。」專訪的時間是9月中,地點在磐城市內,作者授權自由轉載。以下內容將輔以相關新聞、資料,方便讀者理解他的所見所聞。

(上圖)日本福島縣被海嘯摧毀的核電廠,由左至右分別為福島一號至四號電廠,圖攝於2012年5月26日。(圖文/路透)

相對於日本承辦奧運、舉國歡慶的氣氛,草野顯然鬱鬱寡歡;安倍晉三首相在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上說「(福島核災的)狀況在控制內」(The situation is under control)、污染水在鄰近0.3平方公里的港灣內被隔絕住等等,後來東京都知事豬瀨直樹卻說仍未受到控制,日本法政大學教授水島宏明比對東京電力的說法後撰文表示:「與事實完全不同。」草野說:「我身邊的人對那樣的話題不感興趣,多少是因為在現場工作的人,都知道那是天大的謊言的關係。」7年後的日本奧運,跟在福島核災現場工作的他,全然是兩回事,他不覺得有什麼好高興的,屆時工資也不會提高,甚至可能下降。

「當整個國家都把注意力放在奧運的時候,我想大家對福島也會視之無物了吧。放射線污染沒有了,福島核災結束了,災民回去了,一切都解決了。奧運就在7年後,在那之前國家的目標是恢復原狀,既然這樣,就能宣告安全,之後若發生什麼健康危害,大家可能也不知道,消息會被掩蓋吧。」相對於草野的這番話,是安倍晉三在國際奧會上的演說:「我要表明,(福島核污)從來未曾、現在不會、將來也不會有任何健康問題。」然而水島宏明評論道:「媒體對申奧成功的消息都是興高采烈,說些『給災區帶來元氣』等肯定的話,但推特上多半不以為然,流傳著『比起奧運有更重要的事吧』、『高興之餘也不能忘了福島』。」

被控制的是資訊

說到福島第一核電廠一樓的情況,草野說:「關於1樓的危險,作業員這邊沒有任何資訊,看起來平安無事;單單搭乘巴士到作業現場,就會在車廂內看到,關於1號機到4號機的大字報,像是『全部沒有問題。』『4號機燃料池,因為有水泥固定著,不用擔心倒塌的問題。』等等。」某種程度來說,這也是安全神話,從草野的角度,安倍的「The situation is under control」聽起來像是「資訊在政府控制之中」,不過,他覺得「東京電力應該也有向政府哭訴」,只是因為選舉、申奧、安倍經濟學(Abenomics,安倍與經濟學的複合造字)等理由壓下來,即便人命關天,也是次要的事情了。

草野的工作是負責檢查被地震和海嘯影響到的機器,包括會停機的大型檢查,與平時的細項檢查,核災後他的工作仍是一樣,雖然工作時穿著全罩式面罩與防護衣,不過工作環境的空間劑量沒到相應的程度,只是,因為沒有除去放射線污染,為避免內部被曝(身體攝入放射性核種)還是穿上;草野現在的工作跟福島第一核電廠原子爐建築體部分無關,他說:「講白一點,核災之後,那邊主要負責的是建築承包商。」「像我們這樣,在核災前就有核電廠工作經驗的、具有某種程度核能知識的人,大半不太想去那裡。」

成為善後工作主角的承包商

草野說,以前核電廠運轉中的時候,和建築承包商無關,核災之後,機會卻來了,成為工作主角,像他這樣原本和核電廠有接觸的人,反而成為配角;連去過全國各地核電廠、知道相關kow-how、擁有全身放射線計數器(whole body counter:用於鑑定及測量人及動物體內輻射全身負擔的設備)的ATOX(核電廠運轉管理專業公司),本應大展身手,都只是做些進出入管理的小工作;另外,過去草野的同事(較具核電知識的人),災後繼續到全國各地的核電廠工作。

會有這樣的結果,跟建築承包商的報價較低也有關係,且對他們來說,核災善後工作也是好工作,同樣都是公共工程;不過就草野過去接觸的經驗,這樣的公司制度不嚴:「所謂的大型建築承包商,只是名字好聽,不是像樣的公司,跟鄉下的小公司沒兩樣。」「再講件事來比較,早先,放射線劑量超標的話就不會進現場,我的公司也是,班長級的人,規定相當多,誰都不能再進去,只能做別的工作。」

據日本《電離放射線傷害防止規則》,一年最多不能超過50毫西弗,5年內累計不能超過100毫西弗,而東京電力規定一年不可以超過20毫西弗,承包廠商多是依此規定;然而去年11月,在福島第一核電廠一樓工作過的桐島林,以偷錄的影片為證,具名向媒體告發,承包商對於現場工作人員的要求與職業訓練,有諸多不合規矩之處,比方偽造員工專業履歷,教導「放射線經過8天就會消失」等錯誤輻射防護知識;草野表示,核災善後工作很嚴峻,卻由原本在一般工地工作的人來做。

據產經新聞10月9日的報導,現在在福島第一核電廠工作的人,每天有兩千名外包出去的、被稱為「協力企業」的員工,其中大半來自全國各地,是為了賺取較高工資才來的、缺乏核電廠工作經驗的新手;同一天,淡水化裝置水管銜接工作失誤,導致輻射污染水外洩以致輻射被曝,類似這樣的工安事故連連,讓原子力規制委員會委員長田中俊一批評道:「笨蛋似的錯誤。」要求東京電力注意勞動條件等問題。

奧村岳志問道:「如果核災善後工作的主角是承包商,那東京電力的角色是什麼呢?開記者會報告狀況的,往往是東京電力。」草野回答,原本東京電力沒有什麼技術,只是管理的公司,看看文件蓋下印章,只要穿上東京電力的制服,便成為監督的角色;「到目前為止支撐住現場的,是各製造商的技術人員與承包商公司,發生問題要問東電的人的時候,感覺只會嗯嗯啊啊的,因為本來就不懂現場狀況,也想不出什麼解決之道,就算逼他們做些什麼,也只是強人所難。」結果,核災善後工作的品質,就得看現場的人認真的程度而定了。

「那麼,福島核災沒有影響到東電的態度嗎?」對這個問題草野表示沒有改變,僅僅在核災發生當時有,但之後還是一樣,勉強地說,核災後的3、4個月,東電的人稍微變得謙卑,可是,馬上又用『收束』這種字眼稱呼還沒結束的善後工作,過去的高姿態又回來了;「裡面也不是沒有有心的人,可是,那樣的人卻都被分發到奇怪的地方去,某些我也認識的東電人,作業員也肯做,拚命地做,卻被派到不重要的崗位。」(下周續)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