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相處就像玩遊戲 特教師變SUPER

自由時報/ 2013.10.13 00:00
孩子是天使 讓人不平凡

「我只是個平凡老師,是這些孩子讓我感到自己變得不平凡。」卅三歲的曾智泓在台北市文山特殊教育學校教授體育,因為每個孩子的狀況都不一樣,他必須真正做到「因材施教」,且不會因為挫折而萌生放棄念頭,「是這些孩子讓我不斷成長,尋找更好的教學方式。」

曾智泓的舅舅失聰,從小看著舅舅從南投鹿谷至兩個多小時車程外的台中市區特教學校上課,開啟他服務身心障礙者的想法;求學時到社教機構當義工的經驗更讓他震撼,「面對一大群身心障礙者,有人手斷了,有人頭削了一大塊,跟小時候只有舅舅一人完全不一樣!」

然而,相處後他發現,這些人無所求,只希望家人多陪陪,讓曾是九二一受災戶的他沉澱心靈,感到人生不過如是爾;但他說,其實大學畢業後對未來並不明確,因為剛好考上特教學程,便在家人建議下進入文山特教學校教學,「或許冥冥之中自有安排,進入這領域後,讓我更堅定這份志業。」

教學是挑戰 讓人更進步

「這些孩子很『真』,跟他們相處不需要拐彎抹角,沒有心機、猜忌。」曾智泓說,或許一般人對這些孩子不了解,不懂如何相處而心生畏懼或存偏見,「但當你了解他們,其實他們比一般學生還單純,跟他們相處更輕鬆自在!」

曾智泓雖然教體育,在這裡卻無法追求學生的卓越表現,即使他們參加特奧比賽,運動對他們來說只是讓身體健康,幫助日後在職場工作肢體更協調。儘管如此,每次教學對曾智泓來說都是一大挑戰,「每個學生的需求不一樣,反而發現自己的不足」,他鑽研更多教學方式,適性教學,也發現這些孩子很單純,「當你為他們付出多少,他們也會給你同樣的回報!」

針對視障生,曾智泓透過身體接觸,讓學生知道如何動作;面對聽障生,則由他示範動作,讓學生模仿;而智能障礙的學生因為記性不佳,所以他得不斷重複講,講得更精簡,讓學生容易記憶。

曾智泓班上有個患有自閉症加上情緒障礙的學生,因為容易處在自己的情境中,一旦阻斷他的思緒或動作,易有攻擊行為,他說,剛開始為了讓學生安分上課而遭抓傷,他花了兩週想出對策,「我給他鬧鐘,規定鬧鐘響了才能自由進出教室,就這樣每次延長時間,經過快一年,終於能好好上課!」

「與這些孩子相處就像在玩遊戲,我得不斷腦力激盪!」曾智泓說,由於班上十幾名學生的狀況都不同,若不趕快想出對策,教室就會鬧烘烘,但教學不能先入為主,必須更彈性些,「否則對雙方都辛苦。」

感謝是回饋 讓人愛無悔

曾智泓回憶,曾教過一名患有癲癇及紅斑性狼瘡的學生「蝴蝶」(化名),但她卻對田徑展現強烈求勝心。一次練習時,「蝴蝶」突然癲癇發作,沒想到,症狀結束後,曾智泓說:「不知是『蝴蝶』真的忘了?還是強烈的求勝心?她只回了我:『老師,我們繼續練習吧。』」「當時我驚覺或許這就是『從哪裡跌倒,就從哪裡站起來。』」

這些孩子或許不會說感人肺腑的話,但曾智泓說,每一次學生獲獎時對他說:「老師,我做到了,謝謝!」「他們的每句話、每個字都如此真誠,而且他們是真的為了自己的榮耀,不畏障礙地奮鬥,簡單的幾句話都讓我感動落淚。」

「如果你問我累不累,我會說累;如果你問我後不後悔,絕不後悔,因為從學生身上看自己一點一滴的付出,那般喜悅是特教老師才會有的體驗。」曾智泓今年獲頒全國教師工會「SUPER教師獎」,他說,外人或許覺得這份工作很辛苦,但他甘之如飴,「我會一直做下去,即使退休了,可能還是在這塊領域!」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