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共機 台布斷交 跳蛙公車

記錄生活觀察 社會公義根著土地

立報/本報訊 2013.10.10 00:00
【記者李宜霖台北報導】由全國自主勞工聯盟、中華民國勞動及就業促進會主辦的社會公義獎9日在世新大學舉辦頒獎典禮,由導演陳若菲《排灣人撒古流:15年後》、以及詹京霖的《狀況排除》榮獲獎項,典禮座談導演分享影片理念,以及對人物與生命的觀察。

(上圖)《排灣人撒古流:15年後》的導演陳若菲(中)表示,現在即是過去的未來,而她拍攝這部影片的目的,是希望能透過對過去的記錄與思考進而影響未來。(圖文/楊子磊)

傳統文化值得原民驕傲

《排灣人撒古流:15年後》延續15年前導演李道明的《排灣人撒古流》,記錄排灣族人撒古流與達瓦蘭部落(大社),從撒古流視角出發,探討88水災後族人面臨遷村與部落生存的掙扎。

陳若菲認為,年輕一輩有些人不願承認自己是原住民,自卑感很強,沒有機會了解民族豐富的文化非常可惜,她看到撒古流非常用心保存傳統文化精髓,這部片呈現他如何走出自己的一條路,希望這部片能讓年輕的原住民朋友看到。

▲世新大學校長賴鼎銘9日晚間出席2013年第3屆社會公義獎頒獎典禮,致詞中不僅肯定得獎者以實際行動關懷社會議題,也勉勵在場的學生迎頭趕上本次傑出的獲獎校友詹京霖。(圖文/楊子磊)

她期待這部片能跟社會互動,發揮影響力,讓人們思考台灣社會族群、主體性議題,面對全球化,台灣如何為自我定位,找到安身立命的位置,也希望透過每個公民思考的力量與改變,探討、記錄過去,進而影響未來。

當價值觀與身分衝突

《狀況排除》故事敘述一個遭遇政府搶水的農民父親,與一個擔任總統維安的兒子,父子在抗議場合相遇的故事,探討兩人之間的糾結與內心衝突。詹京霖說,《狀況排除》就是拍他關心的事與周遭的生活,呈現他所看到的台灣。他有一陣子因工作往返宜蘭的關係,看到車窗外稻田的農舍問題,記錄在本子上,持續放在心裡,後來3年前的大埔事件,他看到怪手開進農田,覺得非常可惡,引發想要拍關於農地的故事。

對社運涉入不深的他,一直在想用什麼角度切入。他想到當兵時,他擔任憲兵,是總統的維安人員之一,中國官員來台,由當時的副總統在飯店接見,他穿著便服,站在門口的封鎖線,無聊地等待勤務結束,突然聽到有人大喊:「抓住他」,他離現場非常近,他被訓練的第一個反應應該要衝過去,但他下意識踏出一步後,就將腳收回來,之後那個人被國安局人員壓制在地上。

▲導演詹京霖的作品《狀況排除》透過農民父親與憲兵兒子間的立場矛盾與情感掙扎,描繪出交織在抗爭運動與私人情感世界間的生活場景。(圖文/楊子磊)

他停住的那一瞬間,非常害怕自己是否會被懲處,他一方面代表國家機器,一方面又是一個人,內心十分衝突,他認定自己不該往前走,他無法想像自己成為壓制者,無法看著被壓制者的眼睛。他觀察到一般憲兵面對抗議,沒有什麼內心衝突,比較會擔心出包、完成任務的問題,順著既定的SOP標準作業化流程。

他引述導演伯格曼所說:「人的臉是電影的全部」,伯格曼影片中有許多人物的臉部特寫,深深影響他,他曾經跟大埔居民聊天,印象很深刻,因為人臉背後隱藏太多故事。他的影片不是要闡述理念、議題、價值,只是將他的生活,所看到的世界模樣,以及他對於人物的興趣,滲透在影片環節裡。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