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台北燈會 飛兒樂團 衛生紙

祖靈過生日 西拉雅人夜祭不馬虎

立報/本報訊 2013.10.10 00:00
【記者呂淑姮台南報導】「今天是農曆9月初四,也是Alid阿立(祖靈)做生日,大家回來拜祖先,檳榔放在桌上是供品。」吉貝耍西拉雅耆老,86歲的李朱龍說著,坐在大公廨一旁,看許多族人晚輩來來去去。有的人問「哪邊還有檳榔可以拿來拜拜」、「供桌上的可不可以吃」,還有很多是學者帶著學生來學習、拍紀錄片。

(上圖)農曆9月初四,也是Alid阿立(祖靈)做生日,大公廨中擺滿供品,供桌上有一種綠色的植物,插在小小的瓶子中。這種名為「澤蘭」的植物是祭祀時不可或缺的。(圖文/呂淑姮)

李朱龍說,可以吃的,大家來拜拜帶著檳榔很好,拜完可以跟大家分享,但拜完就不能再拿回去供桌上再拜一次。到了農曆9月初六,供桌上的祭品,非食用的就回歸自然;這邊指的不是丟棄垃圾桶,而是按照以往所做的方式置於田野回到自然。

澤蘭 西拉雅的護身符

大公廨正中央,供桌上擺滿了一種綠色的植物,插在小小的瓶子中。這種名為「澤蘭」的植物是祭祀時不可或缺的,也是吉貝耍西拉雅族人的護身符。一位陳姓女性長輩帶著家中幾個小孫女,到公廨來拜Alid阿立,拜完之後請部落祭司張明海為孫女們一一祈福。陳姓阿嬤拿出紅線穿過銅錢給祭司,由祭司手持澤蘭在公廨中向Alid阿立為小女孩們祈求平安;再讓阿嬤給孩子們掛上。陳姓阿嬤說,這是要給16歲以下的小孩做的保佑。

祭祀是儀式 也是回家

在夜間祭儀尚未開始前,族中的耆老、祭司就在大公廨中,一方面協助族人處理各種事務,也跟好久不見的族親們招呼近況。誰家多了孫子女、誰家有喜事,或者誰身體狀況不好,誰搬遷或有困難。祭祀不只是一種典禮儀式,也是回家;Alid阿立祖前三牲供品不缺,與後代族人同在。

稍微得空,張明海坐在一旁的石凳上。他說,在吉貝耍西拉雅有這樣的傳統,對答機敏、才學品格獲得認可,才能坐在大公廨裡的石凳上。「祭司」這樣的職位有分男女,女性擔任者稱呼為「尪姨」,祭司和尪姨都是部落中對於傳統祭儀、文化熟知且被祖靈認可者。

大公廨前方空地上,擺了許多豬公,這也是供奉的祭品。「拜豬還願」是夜祭中一個重要的過程,準備祭品的各家族人在祭點開始後,由祭司指揮,為祖靈敬酒。

以牽曲作為夜祭結尾

部落的mamuina、ina(阿嬤、媽媽)們牽起彼此的手繞成圓,在公廨前唱牽曲。這是過去很久一段時間不再唱的,因為怕被笑「番」;現在的年輕婦女們不會唱,得由長輩們帶著教導練習。祭司在此仍然扮演重要角色,牽曲的歌聲和舞步何時能停?當然並非由祭司或者其他人力來決定,而是祭司進入大公廨中請問祖靈,到了一定的時間點,才算完成整個夜祭。

正名運動從不停歇

凌晨3點,夜祭完成。族人黃政容和大家一起收東西搬上車載回部落學堂,全部忙完已經凌晨4點;雞鳴陣陣啼叫,準確恆定。黃政容笑說,還好,農忙時節那才叫累,現在還能在天徹底大亮前眯一下。

果真,7點之前他就先去大公廨拜拜,到部落繞了一圈。黃政容說,割稻過後,田裡的空間加上部落學堂,大家跟推動正名的段洪坤一起,為部落想出延續文化、保護部落生態環境見學旅遊的方式。也讓更多人回來認同認識自己,找回自己的名。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