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鬼蝠魟 Aimyon 幸福

文明死角下的奈國兒童新娘(下)

立報/本報訊 2013.10.07 00:00
【編譯謝雯伃整理報導】對於近來重新興起的童婚辯論,阿瑪尼持歡迎態度,不過警告這項辯論有其極限。「事實是,這裡的很多人一聽到這項運動是由不同傳統或宗教的人所倡議時,他們不會同意的。」

其他人則更直接的批評。耶里瑪的頭號助手安帝(Haliru Andi)對於干涉信仰的這個想法感到憤怒。「我如何上廁所、如何和家人共渡時光,都是在我宗教規範的範圍內。」他表示:「那麼,我該如何聽從那些對伊斯蘭教義沒有深入理解的人呢?」

文化常規讓這個問題更形複雜。在慕提雅辦公室外頭張貼的海報批判著另一項與童婚有關的行為。在其中一張海報上,一名女性被一張棕櫚葉編織毯給包著,一頭有人抓著她的腳,另外一個人坐在她的胸上,還有一個人手拿鋒利小刀,往她的腿間刺去。

這樣的場景是童婚新娘常遇到的情形。當她們拒絕與丈夫行房時,就會被父母或公婆拉去見傳統理髮師。「這名傳統理髮師並不了解解剖學。他認為女孩那裡有東西堵住了,造成她懼怕丈夫的理由。所以只要他看到什麼,就會用剃刀剃掉。」慕提雅解釋:「他們覺得自己在幫忙。」

推特和線上評論的風暴把北部地區女性的處境帶到了較為開放的奈及利亞南部,引發一些示威抗議。奈及利亞北部民眾主要為基督徒,但也有數以百萬計穆斯林。

在被猴麵包樹和小米作物包圍的小村里格薩(Rigasa),14歲的娜菲薩(Nafisa)每天早上在剛碾好的小米粉上寫字。A、B、C、D,這是她還記得的。「只要我問我先生,我何時才能重回學校,他就會勃然大怒。所以我不再問了。但內心還是很想上學。」她說。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