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星巴克 好市多 比爾蓋茲

名家精選》郭正亮:馬陷跛腳焦慮 恐重蹈扁覆轍

NOWnews/ 2013.10.07 00:00
文/郭正亮

江宜樺與王金平終於破冰見面,馬也決定不再抗告,馬王之爭將回歸「確認王黨籍是否存在」的本訴,由於訴訟程序動輒兩三年,走完三審定讞,王恐怕已經任期屆滿。馬不再抗告,既爲了因應輿論壓力,也爲了民調迅速停損,短期內更想為雙十國慶馬王會營造善意氛圍。問題是,表面破冰並不等於實質和解,馬王之爭並未結束,充其量只是從熱戰轉向冷戰而已。

馬王持續冷戰,雙敗局面未變

馬王不約而同,都公佈看似「釋出善意」的聲明,但字裡行間卻處處針鋒相對:馬繼續強調「司法關說將破壞司法獨立,不會和稀泥」;王繼續凸顯「監聽國會嚴重違憲,要政府講清楚說明白,給大眾一個交代」。雙方聲明充滿刀光劍影,絲毫沒有交集。馬呼籲王向國民黨廉能委員會申訴,王繼續回絕;馬也拒絕重開考紀會,撤銷對王懲處。國民黨內人士坦言,馬是想讓焦點從監聽風暴轉回司法關說,讓王不能迴避,國民黨大老+立委所期待的黨內大和解,目前仍然看不到空間。

馬堅持「訴訟照打、政務照推」,在訴訟定讞之前,並不打算讓王回到國民黨決策圈。爲了削除王的立院功能,鞏固國民黨立委投票,馬訴諸「以台制台」策略,黨團三長改以林鴻池、林德福、張慶忠「本土三人組」取代賴士葆、吳育昇、徐耀昌「親馬三人組」,並以總召林鴻池取代王金平參與總統府五人決策小組,希望能藉此拉攏國民黨本土派立委對馬效忠。

問題是,總召林鴻池才連任三屆立委,不但輩分資淺威望不足,議事手腕也不夠老練,要搞定黨內大咖談何容易;書記長林德福是好好先生,很難想像能夠擺平複雜難搞的國會猛虎;至於副書記長張慶忠,本人還親自到桃園機場迎接王,與王關係深厚。要「本土派三人組」挺馬到底,本身就無比艱難,更不要說還要黨團三長完成整合國民黨立委挺馬的不可能任務。

只要馬繼續堅壁清野,拒絕與王和解,以馬目前民調之低,以及不受歡迎程度,國民黨立委即使不敢公開造反,恐怕也會繼續隔岸觀火,繼續依違在馬王之間,以明哲保身為第一,不可能旗幟鮮明表態挺馬。馬堅持硬幹到底,只會惡化自己原本「沒有朋友」的孤獨困境,淪為名副其實的孤家寡人。

反觀王金平,儘管馬怒斬王之役暫時受挫,但馬擒賊先擒王的震怒立威,已經在國民黨立委之間產生寒蟬效應,潔身自愛的立委寧可暫時選擇明哲保身,擔心有把柄在馬手上的立委則選擇暫避其鋒。「避王唯恐不及」效應,甚至還波及原本王引以為傲的企業廣大人脈,一方面因為王不再是總統府五人小組成員,已經失去原有的決策影響力,對企業界失去實質作用;另一方面企業主也擔心一旦私下見王的消息走漏,恐將對自己帶來難以預測的困擾。

儘管王獲准假處分保住院長資格,但在關說風暴之後既已成為媒體焦點,也將失去原本最擅長的「檯面下喬事」空間。王一方面無法號召國民黨立委倒戈叛馬,一方面又失去國會喬事地盤,即使保有院長職位,但這個院長已經失去了權力實質,有如「光棍院長」,挺王勢力早就猢猻散。

孤家寡人vs光棍院長:跛腳困局難解

換句話說,馬王互相碰撞的結果,導致國民黨陷入群龍無首局面:馬儘管握有國家機器,卻因為斬王失敗民調慘跌,處境有如「孤家寡人」,國民黨立委「不願靠近」;王儘管衝到民調巔峰,卻因為馬王決裂寸步難行,處境有如「光棍院長」,國民黨立委「不敢靠近」。

國民黨兩大龍頭,馬總統淪為「沒人願挺的孤家寡人」,王院長淪為「沒人敢挺的光棍院長」,國民黨立委不願旗幟鮮明挺馬,卻又不敢大張旗鼓挺王,夾在兩大龍頭之間,政治尷尬可想而知。如果馬王持續冷戰,馬所能掌握的國民黨立委,包括馬家軍+不分區立委,大約只有30席左右,距離過半56席還很遠。各界對於馬能否穩住立法院,其實並不看好。

也難怪挺馬的中國時報,會在10月5日發表憂心忡忡社論,題為「面對馬英九跛腳後的政局」,劈頭就說「馬總統跛腳已經成為事實」,呼籲馬「應與郝龍斌、胡志強、朱立倫分享權力,共同整合黨內意見,也應與黨內協商舉行國是會議及調整內閣人事」。中時社論固然剴切,但恐怕過於理智,對馬一人獨攬國政的權力人格顯然也太過樂觀。

面對空前嚴重的跛腳困境,馬是否會擴大參與,與國民黨中生代共治天下?筆者並不樂觀。除非有立即明顯的執政危機,否則馬不但不可能分享權力,恐怕還會因為陷入失去權力的恐慌,圈子越做越小,對圈外人士更不信任。

馬陷權力焦慮,將步阿扁後塵

筆者做出如此論斷,是因為曾親身經歷扁執政最後兩年(2006-2007)的民調低迷期,扁馬兩人固然風格迥異,但對獨攬權力的執著卻很相似,尤其在身處權力危機時更是如此。2006年6月7日國民黨通過推動罷免陳水扁總統,6月27日立法院進行罷免投票,有119票過半同意罷免,並未超過三分之二門檻,但扁的執政正當性已經盪然無存。

扁在國民黨發動罷免之前,爲了防止台聯倒戈+民進黨分裂投票,率先在5月31日向黨內表達善意,提出「三個決定、一個決心」訴求,亦即「自清、革新、權力下放」,加上「說到做到、堅持到底」,表示除了憲法賦予的總統職權外,其餘黨政權力將徹底下放、完全交付,未來將不涉入任何黨務運作,也不參與任何選舉活動,甚至還將取消總統與黨政首長的定期會晤,不再派人參加行政院每週舉行的政策協調會報。阿扁權力下放的最大獲利者,首推行政院長蘇貞昌,以及結盟派系新潮流。

國民黨罷免失敗後,8月紅衫軍發動倒扁運動,扁民調已經跌到10%新低。紅衫軍發動倒扁募款,才10天就突破1億元!9月9日紅衫軍正式登場,9月15日發動大遊行,依照台北市警局保守估計,至少有36萬人參加。

但此時的阿扁,已經安然通過罷免難關,立即展現出「只怕罷免、不怕群眾」的強硬本色。9月9日扁回到家鄉台南官田,強調「阿扁不會倒,因為台灣不會倒」,不但不自我反省,還反擊說「反貪腐要先反對台灣有史以來最大的貪腐集團國民黨」。10月10日紅衫軍發動「天下圍攻」,倒扁群眾衝到巔峰,至少超過50萬人,扁的反應是「建議明年以後不再舉辦國慶慶典」,仍然無動於衷。

紅衫軍風暴後,扁立刻推翻「權力下放」承諾,對傳出可能分裂投票支持罷免的新潮流開始整肅。2006年12月,挺扁廣播「台灣人俱樂部」發動「手術刀行動」,杯葛11名立委提名(其中有7人屬新潮流),與新潮流友好的蕭美琴也在黨內初選被攻擊為「中國琴」,但挺扁的民進黨主席游錫堃卻置之不理。在扁游大力鼓吹下,民進黨迅速走向激進化,2007年9月30日通過「正常國家決議文」,旗幟鮮明提出「早日完成台灣正名,制定新憲法」的台獨主張。

阿扁推翻「權力下放」承諾,轉向攻擊國民黨,轉向鬥爭黨內溫和派,轉向擁抱深綠路線,這些爲了確保自身權力所展開的翻雲覆雨,很可能在馬英九身上歷史重演。隨著倒馬危機逐漸淡化,馬也很可能推翻「黨內和解」承諾,轉向攻擊王金平+民進黨,轉向鬥爭黨內挺王派,轉向擁抱深藍路線。畢竟扁馬兩人對於獨攬權力的執著,尤其對於本身歷史定位的堅持幻想,遠非大家所能想像。

●NOWnews「今日論壇」徵稿區→http://www.nownews.com/write/

●來稿或參與討論的文章也可寄至public@nownews.com

(本文作者郭正亮,美麗島電子報副董事長、大學教授,本文由美麗島電子報授權刊登,更多精彩政治評論,請上美麗島電子報)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