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文化大學 柯文哲 台灣

從新舞臺事件看 政府、企業與公眾角色

yam蕃薯藤新聞/陳志龍 2013.10.07 00:00
新舞臺作為一個劇場,同時肩負台北重要的文化地標形象,其最後的存廢去留的確對台灣社會包括政府、企業與大眾都充滿啟示作用。 中信金作為一家上市公司,因此總部與新舞臺所在的信義區這塊龐大土地資產的利益,也必須對股東有所交代。所以如果我們站在一個自以為的道德高度,一味去要求企業對於文化藝術作無條件奉獻恐怕也是不道德,並且存在實際上的難度。但如果只被動期待中信金的文化責任感或是善意,又未免失之天真。因此一方面除了希望社會大眾能對此發出呼籲,提醒企業在面對這樣的事件時其實不能一概以利益計外。另一方面,政府相關單位對於一個企業在台北最精華地段經營一個劇場,是否能給予支持與政策上的鼓勵,或許也可能影響企業對文化支持的態度。 近年中央極力推動文創產業政策,台北市政府也推設計之都,但如果現實狀況是我們的文化設施都將因為地價高漲而遷移到郊外,市中心只剩商業活動,這是否就是我們所期待的台北?做為一個私人企業,我們以責任感等道德訴求加諸其上只是一種求全之舉,畢竟他們沒有這種義務。但就一個城市乃至於國家的文化發展來看,政府應該有更積極作為,例如是否可能給予企業容積放寬等獎勵措施以鼓勵企業繼續投入與支持文化發展。 關心新舞臺的包含藝文界人士、觀眾乃至城市居民應該一起來表達希望與訴求,希望中信金對此能有周全的思考與善意的回應,但不應在這裏頭構成道德上的壓力。另外也希望政府不要僅將它定位為企業內部的財產處分的問題,畢竟新舞臺已經超越一個民間經營的表演場廳的意義,成為台灣重要的文化資產與象徵,其所具有的價值與應該獲得的支持。 新舞臺事件促使台灣共同思考一個資本主義文明發展之下難免必須面臨的問題,但在這場學習裡,中信金仍是一個長期以來對台灣文化藝術投注非常多心力的企業,因此如何解決這個問題,考驗政府的魄力以及對文化產業的態度與眼光。而我們的社會是否也已經成熟到能用更前瞻性的眼光來看待企業,乃至城市與文化的發展能共存共榮而不相悍格,也許正是檢驗一個社會是否成熟的標準之一。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