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攝狼 斷交國 稍息梳頭

王小棣獨角戲 丈夫的1001夜明登場

民生@報/陳小凌 2013.10.03 00:00
圖說:《丈夫的一千零一夜》劇照。兩廳院提供。

【文/陳小凌】資深編導王小棣再度投入劇場新作《丈夫的一千零一夜》,10月4日至6日在實驗劇場登場,王小棣坦言有點緊張,但他覺得用東方傳統的程式劇場表演,使血淚間隔,把卑微簡約,讓觀眾更能感同身受,了然於心。

在郎祖筠的穿針引線下,王小棣的這部獨腳戲作品,邀來了京劇小天后黃宇琳獨挑大樑,首次和王小棣合作的黃宇琳坦言,一開始很緊張,感覺老師是很嚴謹的人,但這中間過程學習很多。

在劇中,黃宇琳除了要超齡演出,還要展現多種語言,她回想,小時候姥姥的口音,教會她日本兒歌的阿嬤,到劇校學習的京劇唱腔,都是她表演的養分,甚至一直到出嫁前才被母親告知,自己原來擁有旗人血統,這些來不及追溯的過往,雖始終讓她感到愧疚,但在詮釋出戲中各族群的女性臉譜時,有著更投入的關注與寄望。

《丈夫的一千零一夜》的英文名稱《The Unavoidable Republic》。隱含了一種把「民國」(或共和國)當作迎面而來的氣壓、冰山、或巨大船艦的意圖,希望把「民國」跟土地的關係鬆綁,而把它轉化成一種時代方舟的意像。這艘載著嶄新國家架構的方舟,貫穿台灣的現代史,當它來到了民國,版圖互觸的時候,許多人急著一躍而過,台灣仿佛變成了一個虛構的島嶼,或是一個充滿異鄉情趣的民宿或旅館房間,讓旅人探索生存、投射憧憬、實踐自我……。已經移民幾代的台灣人如同旅人,就算結成夫妻,也常常是南腔北調,頂著千辛萬苦吵個天翻地覆,天亮以後,大家又一起向國旗及領袖敬禮,在殘破和鬱悶中成就一個新的時代。王小棣藉由舞台上的虛擬實境,貫穿出台灣的近代史。

《丈夫的一千零一夜》在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演出,三場票劵已被搶購一空。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