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國旅卡 阿根廷 小三

貓眼的世界:萬惡的罪魁

立報/本報訊 2013.10.03 00:00
■黃懷軒

總統鬥立法院長?媒體大做文章的所謂「九月政爭」其實一直令我大感驚訝,這種驚訝肯定和咱們台灣郎主流的思維不一樣,我的驚訝其實只是簡單的來自「原來我們的社會真的有這麼蠢」的這種不可思議感。

近年從樂生、二代建保、證所稅、文林苑、會計法、大埔拆遷、核四存廢、洪仲丘案到現在的九月政爭,社會動盪不安猜疑不斷。當人民的抗爭及一切不滿換來的儘是政府「依法行政」的回應,如果說冤有頭債有主,那麼負有修訂、制定法令條文之責及權力的國會殿堂,應該才是我們聲討及抗議的對象。何以我們總是針對總統?或許是我們不內閣不總統的政治體制,但更深沉地,其實是我們的社會一點都不在乎理性,不在乎是非,無所謂標準,也無關乎道德,一切只有敵我,是所謂「順我者生,逆我者亡」那種野蠻性格的社會。

既然有實質監聽證據,馬英九質疑王金平替反柯建銘關說司法案件的出發點其實並沒有錯,程序不對或違法監聽是法制面的問題,道德上並沒有錯;相對的,王與柯兩人的司法關說已有監聽事證,無論程序及法律上是否正確,道德層面也應接受民眾質疑及檢視。但我們的社會就是一種人云亦云喜歡打落水狗並充斥著婆媽心眼陰謀論的八卦社會,非但不曾對當事人的道德及事件的真實提出質疑或要求說明,反倒因為媒體的操弄,而認為這只是一種純然的政治鬥爭。反對黨非但不曾對該黨國會最高領導人的道德及操守有任何質疑,反而大力支持並和執政黨聯合一氣質疑內閣及總統。

我們的社會有的是看好戲打落水狗的心態,卻缺乏想要重視掌管國家機器的高位權力者的人格及道德標準的理性。於是乎我們看到有道德疑慮的國會領導者無論有多大的道德或法律上的瑕疵仍舊穩坐國會院長的職位、司法關說事件的直接關係人在國會殿堂絲毫沒有任何利益迴避並語帶威脅的質詢國家的檢察總長,甚至運作司法委員會廢除國家特偵組調查權的荒唐戲碼。

我這年紀看過黃俊雄布袋戲的人都知道「萬惡的罪魁」是誰的出場台詞。「藏鏡人」實在是太神秘太邪惡了,神秘到沒人知道他是誰、有何來歷,邪惡到沒想到它可以這麼卑鄙、齷齪到無法想像的地步。惡到其極致,似乎也是一種美。但那是一種純然為惡的境地,世間沒有多少人能夠如此純然的惡。咱們台灣的國會充其量只是一種利益的惡,但卻要賠上你我的生命或財產。我們的國會立法院及其生態,事實上才是台灣所有惡質的「藏鏡人」。

(展示設計師)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