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NASA 浣熊 吳宗憲

視障國標舞班 助盲胞走出陰霾

中時電子報/謝幸恩/新北報導 2013.10.03 00:00
「人盲心不盲,用心跳舞的舞姿更優雅!」台灣盲人重建院4年前開辦視障國標舞班,學生人數從不到10位,至今已有22位,多為全盲、弱視學員,影響不少民間社團發起國標舞課程,但礙於招生數不足,許多協會紛紛結束課程,北區現僅剩盲人重建院苦撐。

民國98年,盲人重建院開辦運動型社團課程,如太極拳、國標舞等,學員人數雖增加,但大多為舊生,招生困難也導致民間開辦的國標舞班逐一「關門大吉」,社工高新喆指出,招生問題多出在視障人士難以想像「手舞足蹈」的感覺,對運動望之卻步。

高新喆說,國標舞班成功讓許多盲胞走出陰霾,目前的班級數、學生數雖不多,北北基也僅剩盲人重建院開課,未來國標舞班不會解散,即使只有1位學生,也會繼續下去。

雙眼只剩0.01視力的國標舞老師高薪幃表示,在僅能辨認學員輪廓的條件下,指導上便需要極大的同理心,於是放棄一般老師口頭示範的方法,改以肢體互動為主,讓學生們感到放鬆,才能放開身心大膽的跳。

「123恰恰恰、123恰恰恰」,每位學員慢慢地唸出節拍,整齊畫一的跳著恰恰。

罹患「多發性硬化症」而全盲的學員范湘暄說,10年前病發時,全身劇痛讓她萌生厭世念頭,接觸到國標舞後才走出陰霾,1段36或24個8拍的舞蹈,要花上1年的時間練習走位、舞步,也逐漸拿捏與搭檔間的距離,才不會「你打我,我打你」。

先天全盲的學員施映廷,從事鋼琴調音師,他說,音樂與舞蹈雖有所不同,但同樣可以讓人感到雀躍、欣喜,盲人重建院提供1個讓盲胞學習舞蹈的平台,原先封閉的個性,也在接觸舞蹈後有所轉變,「雖然我無法體會彩色,但我的心卻是處處彩色!」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