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企鵝家族 海螺館 恐怖情人

侯佩岑在愛的人面前 不吝惜表達情感

NOWnews/ 2013.10.03 00:00
記者尤嬿妮/綜合報導

鏡頭背後的侯佩岑,很懂得怎麼用「說話」去填滿空間,所以她的所思所想,也很容易在她的言談之間就表現出來。她在專訪時提到,尷尬的時候,她會很努力地找話說避免過度安靜;發生誤會或生氣的時候,她不會選擇憋在心裡,一定會把自己的感覺說清楚;對於愛的表達也是,在自己愛的人面前她會不吝惜說出自己對對方的情感,對方有多好、有多少優點、對自已有多重要等讚美的話,在她的生活中成為一個表達愛的模式。

她說:「在真正在乎或愛的人面前我不會隱瞞我自己,喜怒哀樂都是。對媽媽、老公或非常親近的人,我有什麼感覺是不會憋在心裡的。有誤會我會趕快澄清、有意見不合我會很誠實地溝通、情緒不好的時候,在這些人面前我也不會強忍,我都會選擇說清楚。」對她而言,語言是一個對外溝通與表達自己的工具與管道,實在沒有把這個管道封閉的必要。

但唯獨有一個時刻,到現在她還是很難在人前誠實。我們問她,想哭的時候呢?哭的時候可以有人看見嗎?她想了想說:「最好還是不要吧!我真的很不想讓人看到我哭,也盡量避免這種事情發生,說不上是為什麼,但就是不想。」其實微笑甜心的生活不總是甜的,有時候她會哭、有時候她很迷糊、有時候她想躲到人後保護自己,鏡頭裡外的世界,鏡頭之外的她就跟你我一樣,也有很平凡的時刻。

訪問過許許多多巨星級人物的侯佩岑,雖然面對大多數的採訪工作已經駕輕就熟,但即使是在這麼熟悉的工作環節裡,還是會遇到令她不知所措的情境。她說:「我們做主持與採訪工作的時候最怕遇到省話的受訪者,像是不知道、還好等答案,在鏡頭還在不停地聽到時,真的會有一種尷尬的感覺油然而生,那個時候真的會覺得時間過得好慢好慢。」她笑著說:「這時就要想辦法製造氣氛,把空檔填滿就對了。我覺得藝人在鏡頭前要做真的自己不容易,或許『省話』就是一種真實的表現也說不定。」

熱情不做作 贏得劉德華的芳心

對侯佩岑來說,少女夢實現的時刻是她第一次訪問劉德華時,她跟劉德華說:「我知道你喜歡長頭髮的女生,所以國中開始我就堅持留長髮了,都是因為你喔!」劉德華對於這位熱情不做作的甜心小粉絲的回答也很巧妙,他說:「長頭髮、短頭髮都無所謂,不管怎麼樣,我都喜歡妳!」

在侯佩岑剛剛新婚要搬新家的時候,就很想要在家裏設置一款像在電影裡常看到鑲在牆壁上生火取暖的壁爐。她說:「我老公那時候想要勸退我,台灣沒有這麼冷,真的有需要嗎?」那時我回他:「你不覺得有一個暖爐在家裡,就有一種溫暖的氣氛嗎?家裡就是要溫暖才會讓人想趕快回來啊!」侯佩岑這樣半撒嬌半任性地說服她老公,最後還是讓她完成了這個小願望。

侯佩岑還有一個小怪僻,就是嗜吃甜食,已經到了隨身攜帶的地步。她開心的說:「我的包包裡一定會有甜的東西,糖果、口香糖等等,只要是隨手可以拿來吃的零嘴都好。」許多女生都抵擋不了對甜食的誘惑。因為就某個方面來說,那是大多女孩子們在心情不好時安慰自己、承受壓力時讓自己感到放鬆的方式。不過,對侯佩岑而言,愛不愛吃甜食與心情好不好無關,因為甜食的存在,在她的生活中已經是一種習慣了。

她說:「包包裡每天必帶一堆,咖啡或飲料也沒有減糖或半糖這種習慣,就拿巧克力來說好了,我只吃牛奶或椹果等甜度超高的巧克力。」話一說完,侯佩岑順手拿起身邊一杯超甜的咖啡很滿足地喝了一口說:「你看,我真是標準甜食控,無甜不歡!」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