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新生兒 無薪假 收容所

左右看:積極和平主義

立報/本報訊 2013.10.02 00:00
左看:仿效隊長的公關話術

安倍晉三說,日本參與聯合國維和行動時,若遇它國伙伴遭受襲擊,無「集體自衛權」的日本自衛隊,將無法向對方還擊,無法支援維和部隊的它國伙伴。以此為例,安倍認為日本若能擁有「集體自衛權」,便可在參與維和行動時對「和平」做出積極貢獻,這是安倍對於積極和平主義的說法。

因著日本二戰罪行,廢除軍隊、實行和平憲法,本是美國用以重建日本的理想藍圖之一。只是隨著韓戰爆發,美國為了圍堵共產國家,轉而積極恢復日本軍隊建制,參與防堵;為了不與和平憲法衝突,以「自衛隊」名之。日本憲法原先濃厚的和平主義理想色彩,實際上只徒留自衛隊的名號,與對「集體自衛權」的限制而已。

對於日本來說,爭取「集體自衛權」的欲望動力,除了是面對中國崛起的恐懼之外,也包含企圖掙脫附屬美國的從屬地位;據此成為「正常國家」,亦是日本右翼長期的政治企圖。如今安倍以積極和平主義之名粉飾自身,又像是美國總以和平為名行侵略之實。連話術都仿效美國隊長,看來該為日本右傾負責的,又豈是安倍與日本右翼而已。

陳良哲/研究生

右看:正視過往才能讓人信服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上週藉參與聯合國大會之便,在大會與美國等地宣傳其理念。他將「集體自衛權」的解禁,解釋成對於和平的積極作為,稱其為「積極和平主義」。按照安倍所言,日本若能恢復可向外宣戰的「集體自衛權」,世界便多了一個為和平提供積極貢獻的國家。

只是這個和平主義者是如何看待日本二戰過往?對於作為軍國主義象徵的靖國神社,安倍總是作足姿態預備前去祭拜,只是時間尚未敲定。對於過往強徵亞洲婦女擔任日軍慰安婦,安倍總說證據不足,不願直面,不願認錯道歉。若日本不願正視過往戰爭罪行,以此自省自惕,又教人如何相信恢復「集體自衛權」的日本,不會重蹈覆轍再燃戰火?

「如果大家想把我叫做右翼軍國主義者,那就請便吧!」安倍這麼說。他持續向著錯誤的路途大步邁進,所牽動的不單是亞太地區的和平如何維繫,也是人類可否真從過往兩次大戰記取教訓的歷史考驗。如今連和平主義都成了安倍用來粉飾自身的宣傳口號,若無法阻止或扭轉其荒唐行徑,只會讓人更加擔憂亞太地區的未來前景。

詹奕宏/文字工作者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