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野戰季 無畏女孩 館長

人文十年溫馨回顧展:學習生存在改變太快的世界中(上)

立報/本報訊 2013.10.02 00:00
圖文■張顥瀚

「從人文國中小畢業之後,在高中階段選擇自學的原因,不是因為無法吸收知識或者逃避課業的壓力,而是我們能夠採取更適合我們的成長、進步的吸收方式。」在2012年短短的1年間,我相信我已經印證了這段話。

1年內,環島是我的學習主軸。為此,在出發前,就跟著我們隨隊的助理教師一起規畫課程。讓個年齡僅僅高一的學生擔任起規畫行程的重責大任,或許不是如此恰當,在實際出發後也狀況百出,然而卻感謝這次實際操作的機緣!在環島結束,上學年最後的成果發表,我的結論是一句看似粗淺無比,卻親身經歷的:「人就是要從失敗中重新學習,那才叫人。」

分享我在台灣環島時,在蘭嶼有感而發所寫下的一篇短文:

蘭嶼的海,是一層層的浪花,在海平上緩緩地呼喚著我。放鬆握緊的手把,輪子在石礫灘上滾動的聲音,就像在和海洋對話,有節奏地朗誦著說:「我來了,我來享受你所給予的一切。」輪子和浪花,如此說著。

而我聽著他們的訴說,看著頭上的雲朵如新娘的薄紗,在天空輕快地飄著。乘著徐徐吹來的風,把雲朵的喜悅帶向遠方,最後於陽光中化為一抹光暈。在蘭嶼上,我與她的婚禮無聲無息展開。而輪子和浪花的爭論不斷,但我只希望能在這片海,感受短暫的悠閒和生活。

我還記得環島的每一天,在緊張和壓抑的情緒下苟且偷生,只希望能成為團體中那屹立不搖的支柱,守護著大家,成為一個向上的力量。像個深海巨人般,雙手托著曾經繁榮的城市,往上抬升。直到雙手承受不了那壓力,開始撕裂,紅紅的血水混濁了大海,最後斷裂,沉回大海,才發現這一切只是自己眼高手低的可笑夢想。剛發芽那脆弱的支柱,便硬生生地被折斷了。

落入沮喪低迷的情緒中,行屍走肉般地繼續跨著每一步。當我再次張開眼時,船隻隨著時間,已悄悄地來到蘭嶼。像極速奔走的輪子般,煞不了車,而蘭嶼就是一道狠勁的上坡,讓你不得不在此休息、重整。

這是海洋所告訴我的。

(下週續,作者為行動高中G10學生)

作夥遊台灣環島行,感謝功學社KHS Bicycles贊助車衣。

在環島的過程中,我們面對了各式各樣的挑戰。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