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奶粉 裸睡 習包子

評論/ 致何戎:別把上帝當名牌包

yam蕃薯藤新聞/陳志龍 2013.10.02 00:00
我可以不喜歡同志嗎?可以。就像我理智上也可以認為一對一的異性戀婚姻關係蠢到家一樣,或蠟筆小新生理上就是會對青椒感到不舒服。至於同性婚姻立法又是另一個層面的事,它關於許多人的權利義務也關係整個社會的公平正義,這就不應該只被放在個人的好惡層次上作討論。 今天通告藝人何戎在臉書發文稱其反對多元成家方案立法,且這立場的決定並非反對同志,而是身為基督徒「基於真理、本於信仰」之必然。 其實信仰跟愛情一樣都包含不理性的成分,屬於雙方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的感情默契,你要自己關起門來愛得死去活來外人都無可置喙,對於愛慕對象的所言所行都無條件相信、服從也是你家的事。但如果愛情只是利用你的天真與瘋狂而唆使你去殺人越貨你就去,那就不是高貴的愛情應該做的,同樣,高貴的信仰也不會。 以前家裡的長輩催促我結婚時給的理由是:人到了一個年紀本來就是要結婚的啊。「本來」這個詞彙聽來輕鬆自然,其實無禮又無賴,既然有本,本的是什麼?是前人的習慣還是更抽象的神的意旨?不管,本來就是本來,絕對又傲慢,無可商量。民初時代的柳靜言不能與自由戀愛的莫雁華廝守,被迫與從小指腹為婚,未曾謀面的方依依成親,就是那個時代的「本來」。梁祝的例子更不用提了。因此當時被認為無可侵犯、無庸置疑的事放在今時今日只顯得可笑又無奈。 言必稱上帝也是同一回事,好像躲在祂背後,自己的說話才有了依據有了份量,這有點是把上帝當名牌包用了。再說句不客氣的話:「上帝教你做什麼,你都做嗎?」 人有思考的能力,老是把人生的選擇跟責任丟給別人或神,一面自承自己不反對什麼,一面又無辜又為難的說可是本於或基於有的沒的來為自己的偏狹脫罪。我還是覺得人對事可以有各種立場,只要不以此而壓迫或欺凌他人,個人要怎麼相信都無所謂。但這種又要提出自己的看法又不想承認這就是自己真正的想法,不好吧,當個男人好嗎?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