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蚊子館大清查 姚瑞中再造《海市蜃樓Ⅲ》

中時電子報/吳垠慧/台北報導 2013.10.02 00:00
藝術家姚瑞中率領學生組成「失落社會檔案室」,查訪台灣各地蚊子館再出擊!甫出版的《海市蜃樓Ⅲ:台灣閒置公共設施抽樣踏查》收羅100件全台閒置公共建設案例與30件活化案例。 姚瑞中帶領北師大美術系為主的學生團隊,接連出版《海市蜃樓Ⅰ》、《海市蜃樓Ⅱ》,至今收錄超過300件蚊子館案例,成為公民力量監督政府的典範。 姚瑞中表示,政府為了創造產值與爭取選票,喊出「弭平城鄉差異」、「創造就業機會」、「發展地區產業」等雨露均霑口號,以此推出的「有感政策」往往是不必要的開發甚至過度開發。 「剪綵活動過後,許多設施的實際功能開始慢慢空轉,或與當地生活習慣脫節。」廢棄的泳池、無人市場、無車停放的停車場、滯銷的直銷中心等,「成了尾大不掉的財政包袱與民怨。」 如雲林縣北港第一公有零售市場,1998年以7億改建而成,正對香火鼎盛的北港朝天宮。啟用之後,攤販廠商發現露天市場的生意比在建築物裡頭的好,市場逐漸空了下來。有趣的是,相隔不到100公尺還興建了第二公有市場,攤販同樣是零。 工業園區也也有類似問題,2002年風光動土的高雄市小港貨運園區,原本寄望完工後每年可開創新台幣400多億產值,多年來沒有企業買單,現成一望無際的西瓜田。而位於恆春老街、2005年落成的恆春文化創意產業市集,2007年委外興建啟用,卻因招商不利閒置多年。經媒體披露2011年改名「創意產業市集」再次開幕,仍然沒有廠商進駐。 《海市蜃樓Ⅲ》也收錄今年4月行政院召開活化閒置公共設施督導會議紀錄,以及過去被列為蚊子館的活化績效一覽表。姚瑞中表示,政府的確進行活化,「但有些活化方式不得要領也令人擔心,像是花更多的錢做活化,結果二度變成蚊子館。」 「活化不只是硬體的再使用,也關係如何與當地建立起情感上的密切關係。」姚瑞中舉例,如高齡化的鄉鎮,閒置空間可提供社福團體建立老人養護中心等,而不是「山也BOT、海也BOT」,獲利都是財團、建商或政客。 姚瑞中擔憂的是,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曾表示要從源頭控管存有閒置疑慮的設施,最後仍礙於各方壓力,被擋下的53件全部「復活」。「接下來行政案組織改造後,工程會業務將分配到國家發展委員會、財政部和交通建設部,是否變成多頭馬車?若監督機制的分工協調不良,蚊子館可能會更猖獗」。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