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歷史課綱 全球經濟 熱低壓

四方青年田野筆記:台越情緣 牽手一世人

立報/本報訊 2013.10.01 00:00
■鄭安淳

當大家提到台南的鹿耳門,直接想到就是天后宮,一個香火鼎盛的地方。但前往鹿耳門的我,不是為了要進香祈求,而是去拜訪一位越南阿姨──阿美。

學中文 意外展開緣分

阿美名叫趙美章,是來自越南的華僑。阿美說,嫁到台灣是緣分,是注定好的。阿美上有4個姐姐、1個哥哥,下有3個妹妹,在家裡排行老六,娘家在越南開法國麵包工廠。從小就對學習很有興趣的阿美,在讀到高中時,因家裡需要人手,便暫時將讀書夢擱置一旁,擔任工廠的會計。工作之餘,阿美繼續學習,為了提升競爭力,學了電腦、英文、中文,她還笑著說她會因為招呼不同顧客而轉換語言,也當作練習。

和丈夫認識前,有許多人想介紹對象給她,巧合的是,都是台灣人。但阿美說,當時她覺得自己還年輕,不想太早結婚,況且台灣太遠,所以都拒絕了。但在一次偶然的機會,在姐姐的中文老師刻意牽線下,阿美和到越南玩的先生碰面。

阿美說,當時她並不知道那是場「有意」安排的約會,只是認為可以練習中文,所以見了面滔滔不絕地講起中文,把握練習的機會。

「結果姐姐的老師就說他朋友(現在的丈夫)很喜歡我活潑開朗、一直講話的樣子。我心想,怎麼會這樣!我其實很害羞,但是當時不知道是相親,而且要把握練習中文的機會,我就表現得很自然,沒有刻意隱藏自己的缺點。」阿美嬌羞地說。對阿美一見鍾情的丈夫,尊重阿美的意願,兩人先當朋友。丈夫非常貼心,每個星期都打電話給阿美,細心維持遠距戀情,進而成為戀人。

盡孝道 新婦擔起照顧職

阿美嫁到台灣,悠悠已過12個年頭。初來乍到時,阿美雖然會說一些中文,但仍有巨大的恐懼,「就像是從天上掉到一個陌生的世界一樣。」而丈夫為保護愛妻也煞費苦心。

「來台灣前,他就答應我要搬出來,讓我的壓力比較小。」疼惜阿美的丈夫害怕阿美與老家會因相互不了解,而造成雙方無形的負擔,本不想讓阿美和家人住在一塊。但孝順的阿美看到公婆都已年長、疾病纏身,還有高齡的阿媽需要家人的照料,自己反而決定在語言「不輪轉」的情況下,獨自擔起老人的照護工作。

「真的很辛苦,但是他們需要照顧。我告訴我先生說,沒關係,你就安心上班打拚,家裡就交給我。」阿美全心全意照料家裡的老人家,不久,孩子也出生了,她全心奉獻給這個家。

雖然丈夫是強大的依靠,但上班已經很辛苦,回家也不能分擔太多。日復一日環境的壓力,以及沒有親友可以談天,阿美的辛勞漸漸也累積出了憂鬱症。對於日後走出憂鬱幽谷,阿美只是淡淡地笑說,後來有人帶她去做志工、和人群接觸,漸漸便走了出來。阿美輕描淡寫說著,過往的辛酸好像一點也不算什麼。

情意深 夫妻牽手一世人

說起往事,除了辛苦的部分外,阿美也讚嘆「台灣文化」給她的最初衝擊。「妳知道嗎?剛來沒多久的時候,我不知道在台灣,鄰居拜訪人家都不用敲門的。有一天我在廚房,一群人突然衝進來,全都跑到廚房來看我,我真的被嚇到。」阿美以生動的表情還原現場。原來,阿美剛來台灣時,附近鄰居聽說有姑娘遠從越南嫁來台灣,十分好奇,所以全都擠到她家看她!雖然阿美受到驚嚇,但也認識了這群好心、熱情的鄰居,他們帶著阿美上市場,教她用台語買菜,讓她更能融入台灣生活。

當然,丈夫是阿美永遠的靠山。說到先生,阿美就笑,覺得自己很幸福。阿美說,先生很疼她,凡事都讓她一些。「我先生是個老實人,他其實不會搞笑,但是他到我家就會逗得我家人一直笑,跟我爸爸很聊得來,我爸爸很喜歡他。」耕耘12年好似平凡,但一點也不簡單的夫妻情分,阿美和丈夫一路互相尊重、包容,這份勇敢與堅持,就展露在阿美幸福的笑顏中。

(作者為淡江大學中文系學生)

作者於2013年5月13日青年田野的例行會議上,報告她探訪越南阿姨的進度(圖/杜晉軒 文/白宜君)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