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奶粉 裸睡 習包子

張瑞昌專欄-半澤最終回的警示

中時電子報/本報訊 2013.10.01 00:00
如同許多死忠的日劇迷或者只是跟著熱潮走的臨時觀眾,我也同樣在等待《半澤直樹》最終回的播出時,引頸企盼熱血的營業二部次長半澤直樹,究竟會怎麼對他的頭號仇人─常務取締役大和田「以牙還牙、加倍奉還」。

創下驚人收視率的《半澤直樹》是改編自直木獎作家池井戶潤的小說《我們是泡沫入行組》與《我們是花漾泡沫組》,池井戶曾經在三菱銀行(現為三菱東京UFJ銀行)任職,劇中描述銀行內部的人事鬥爭、派系傾軋、放款黑幕以及和金檢單位的對立、衝突,被認為與他的實務經驗甚至親身見聞有關。

池井戶筆下的主角半澤直樹,勇敢挑戰、充滿智謀而且有仇必報,但他看似快意恩仇卻又心存良善,行事不按牌理出牌的風格,衝撞向來講究服從至上的威權體制,顛覆日本傳統的企業倫理與公司文化。最典型的半澤名言「以牙還牙、加倍奉還」與「部屬的苦勞是上司的功績;上司的過錯則是部屬的責任」,可說是串連全劇的核心信念,粉絲們琅琅上口。

然而,這齣以銀行為舞台的經典日劇,一方面將銀行業的潛規則刻畫得淋漓盡致,如「人事就是一切」、「晴天送傘,雨天收傘」的現實行規;另一方面也把「為家族守護家人」這類常出現於戲劇、小說的創作精神,不著痕跡地表現出來。兩者反覆交織,讓劇情高潮迭起。

因此,在半澤的同期好友渡真利不時通風報信的過程中,最重要的訊息即是傳遞人事動態,這其實也是職場競爭的關鍵,如同「存在才是真實」的叢林法則。同樣地,半澤面對上司、大阪西分行分行長淺野匡下跪認錯而未趕盡殺絕,正是源自淺野太太利惠的真情懇求,一種保護家人力量的體現和反饋。

《半澤直樹》堪稱是近年來最強的日劇,不僅在日本上班族之間掀起「半澤熱」,成了他們宣洩鬱悶的代言人,也創造了所謂的「半澤經濟」,成功地帶動從周邊商品熱賣到拍攝景點的觀光產業成長。但對我而言,曾以《下町火箭》獲得直木獎的池井戶潤,在這齣日劇中還帶來有許多似曾相識的日本經驗。

比方說,半澤的父親半澤慎之助因銀行收傘而導致工廠經營陷入危境,最終走向自殺一途,這讓我想起一個在木縣擔任地方記者的日本友人,當年他的父親也是因為不景氣造成公司破產,絕望之下竟以自殺謝罪,留下他與母親相依為命。不只「孤兒寡母」的命運與半澤相同,這位朋友恰巧也是慶應義塾大學畢業。

又如,半澤和慶大同窗渡真利、近藤考上銀行同期入行的畫面,的確是過去日本終身雇用制當道的企業寫照,那種萬中取一的擇才盛況,在像《朝日新聞》這樣大報社的歷年招考中俯拾皆是。劇中描繪泡沫經濟之後,產業中央銀行與東京第一銀行合併為「東京中央銀行」,躍居世界第三大銀行;現實世界裡,就是三菱銀行與東京銀行合併,及至2006年再和UFJ(日聯銀行)合併成為當前日本資產最大銀行的真實翻版。

回到半澤直樹在劇末一場精采絕倫的關鍵演說,這是最終回的壓軸戲碼,也是完結篇的精華所在。當著一群道貌岸然的董事面前,向來有話直說的半澤在揭穿大和田的違法行徑時如此表示:

「這家銀行還有道德這種東西嗎?一直以來在這張桌子上,將黑顛倒成白,循環往復,結果就造成了現在的東京中央銀行。

大銀行是這個國家的經濟支柱,絕對不能垮掉,但也因此我們太看重這件事,不知不覺中變成一個只會考慮自己的集體。

捨棄弱者,將自己的標準心安理得地強加於人,有問題就推給別人,誰都不想擔責任,成天就想著黨同伐異,自殺相殘;下屬都看上司的臉色行事,發現問題卻不敢講,這樣的銀行和垮掉了有什麼兩樣?

這個社會裡,有很多人和企業真正需要我們的幫助,我們卻不斷辜負他們的信任,這樣的銀行跟不存在又有什麼區別?

我們就不要再自欺欺人了。黑就是黑,白就是白…」

仔細咀嚼半澤在公司決策會議上的台詞,格外發人深省。無論是從職場看人生或藉由日劇看企業興衰存亡,半澤慷慨激昂的陳述背後,既逼視人性的墮落,也批判組織的沉淪,而這多麼像任何一個上班族在社會現實壓力下拚搏的共同心聲啊!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