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美醫學院保守 人工流產碰不得

立報/本報訊 2013.09.30 00:00
【編譯謝雯伃整理報導】美國人工流產違法與否的立法戰爭,不僅發生在人工流產診所,同時也發生在醫學院。美國專家及醫學生表示,原本已貧乏的人工流產教育如今面臨遭刪減的壓力。

根據《Trust.org》報導,國際組織「支持選擇的醫學生」(Medical Students For Choice)主席艾克索(Sarp Aksel)表示:「目前仍有許多制度上的障礙,使得醫學院學生很難受到人工流產相關訓練,就連基本訓練也是。」這個組織的目標,是要增加醫學生和住院實習醫生的人工流產訓練機會,目前在15個國家設有163個分會。

艾克索指出,雖然住院實習醫生時期的相關課程增加,大學期間是否接觸過人工流產教育,對於這批未來醫生是否會在執業時提供人工流產服務至關重大。「如果他們不早點在學習醫學時就接觸人工流產,他們在擔任住院實習醫生時期就不可能利用機會學習。」他表示。

人工流產診所充當教室

美國目前有87%的郡沒有提供人工流產服務的機構,97%的家醫科住院實習醫生和36%的婦產科醫生沒有第一孕期人工流產經驗,而目前提供人工流產的醫師中,有57%超過50歲。

大多數的人工流產訓練都在醫院之外,主要是在人工流產診所中進行教學。美國的人工流產診所每年預估執行了120萬起人工流產病例中的超過90%,其中有88%是在懷孕12週內。

然而,由於各州減少家庭計畫經費和反人工流產法案(TRAP)的通過,讓人工流產診所面臨關門大吉的壓力。

法案要求這些診所進行昂貴的裝修,需要具備與那些實施手術診所同等的設備,就算診所沒有進行手術亦然,或者要求人工流產醫生得到當地醫院核發的住院特許權,但由於許多醫生是因當地缺乏相關服務才從外地前來,要達到這項要求幾乎不可能。

由於部分州立醫學院和大學醫院的經費來自反人工流產立法機關,他們不再透過簽訂移轉協議商請外面人工流產診所的醫師來訓練醫學生及住院實習醫生,或在緊急情況下將需要緊急人工流產的病人(不到1%)轉移至這類診所接受治療,使學生失去珍貴的受訓機會。

實習醫師較有訓練機會

自1996年起,美國畢業後醫學教育評鑑委員會(ACGME)將人工流產相關訓練列入評鑑指標,評等那些提供婦產科住院實習的醫院評鑑的一環;不過,除了如何處理人工流產併發症的訓練之外,學生可因道德或宗教的理由選擇是否修習其他相關課程。

全國人工流產基金會(NAF)主席沙波塔(Vicki Saporta)表示,在住院實習階段所提供的訓練機會,不論是在婦產科住院計畫或家庭醫學住院計畫中,皆大量增加。

除了ACGME的要求,雷恩(Kenneth J. Ryan)住院實習計畫和家庭計畫獎學金(Family Planning Fellowship)等計畫提供年輕醫師接受人工流產訓練的獎學金,也使住院實習時期的人工流產教育有所增加。

有心學習者遭刁難

但是在醫學生階段,人工流產相關教育仍然屈指可數,且會引來爭議。如果透露出對人工流產教育的興趣,有時可能會遭教授側目,並在秘密評鑑上給予學生負面評價,影響到他們的住院實習機會。

「我認為,醫學院不讓那些對人工流產照護有興趣的學生學習,是個大問題。」艾克索表示。他就曾遭到指導老師反對。

「支持選擇的醫學生」執行長貝克斯(Lois Backus)表示:「醫學院是非常階級化的地方,大多數時候都想避免引發爭議,因此那些被認為是在點燃爭議的學生可能會遭上層階級懲罰;懲罰的程度不一,輕微或嚴重都有可能。」

除此之外,提供人工流產的醫生會遭污名化,甚至是人身安全威脅,那些尋求人工流產的婦女也是。

「我花了很多時間在人工流產診所和那些婦女談話;老實說,我所冒的風險根本比不上她們所面臨的風險。」艾克索表示:「她們面臨了被家人和社群放逐或無法完成學業的風險。她們面臨的風險比我多得多。事實是,她們仍鼓起勇氣穿越糾察線。」他說,指的是那些人工流產診所門口的反人工流產示威:「那鼓勵我繼續前進。」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