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左右看:解散國會

立報/本報訊 2013.09.30 00:00
左看:有風向球,無方向

立法院長王金平被國民黨撤銷黨籍,他聲請假處分獲准。國民黨繼而對假處分案提出抗告,9月30日被高院駁回,馬王之爭深陷無解的僵局。立報於9月26日的社論拋出依據憲法增修條文第3條「解散國會」的藥方。然則言者諄諄,聽者藐藐。

詎料,做為總統馬英九身邊的至交好友暨資深顧問,陳長文律師亦於30日當天於中國時報發表〈解散國會,打破僵局〉一文,主張「為了避免長時間的僵持,重創國激發展」,憲政上的良方,就是解散國會,讓民意重新裁決。

此文一出,諸大媒體紛紛揣測,基於陳長文和馬總統的特殊關係,「解散國會」的方向球已經釋出。

只不過,一旦立法院解散,國會全面改選,現任立委勢必心有不甘。果然,民進黨立委葉宜津提出倒閣案連署,立即被黨鞭震嚇;藍營的立委更是百般不願。因此,當今的現實是,若是真要化解僵局,唯一的可能是馬英九展現總統兼黨主席的意志力,以強硬黨紀命令黨籍立委執行解散國會的合憲步驟。以執政黨在立院的絕對優勢席位,要達成解散重選的目標其實就在一念之間。惜乎,依據國民黨過去的紀錄,通常是只有「風向球」,而沒有「方向」!這場政爭爛戲,即使倒胃口,還是得繼續演下去……

劉鳴生/研究員

右看:老鼠給貓咪掛鈴鐺

從憲政發展史來看,解散議會的目的通常是為了保持當權者對人民代議機構的優勢。亦即,議會解散是君王對付民意機關的武器。馬英九藉由身邊紅人發出解散國會的方向球,其心叵測。

只不過,我國憲法的規定與德、日等內閣制國家有所不同。我們的元首並沒有「主動」解散國會的權力,而是必需立法院通過對行政院長的「不信任案」,閣揆才能提出辭呈,並呈請總統解散立法院。如是設計,有其先天上關卡。主要是因為朝野立委均歷經艱苦拚搏方才得以當選,要求他們提出不信任案,等於是自行放棄後續任期,重新回到選舉戰場。基於人們自然的私心,要求立委提不信任案,等於是徵求給貓咪掛鈴鐺的老鼠,違反自利自保的人性。

何況,一旦進入解散國會的議程,也就表示國家進入「嚴重衝突」時期,亦即進入一種反常的、危險的,甚至近乎政變的狀態。台灣社會本就十分脆弱敏感,藍綠任何衝突都已習慣性地被放大,悲情意識的操作更是十分嫻熟,解散國會,等於是將立法院內的紛爭擴衍到整個台灣社會,茶壺內的風暴溢出,演變成肆虐國家的巨大災難。也因此,風向球一釋出,國民黨立委黃昭順、羅淑蕾和廖正井都一致認為,解散國會的做法「只會讓社會更為混亂,不利於社會穩定」。老臣謀國,他們的意見具體反映了整體台灣社會的共同焦慮。

于尚白/媒體人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