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蔡阿嘎 韓失業率 小嫻

高風險孩童安置政策不完善 憾事頻傳

客家電視台/ 2013.09.27 00:00
【劉玟惠 賴冠諭 徐志維 台北】

當兒童和少年,受到嚴重身體或者精神虐待,有人身安全疑慮時,政府單位就會進行緊急安置,直到原生家庭恢復正常功能後,再讓孩子回去,不過高風險家庭,就是由社工員定期訪視,學者認為,這樣無法有效保護孩子,應用更積極的態度與措施,讓高風險家庭孩童,得到妥適的照顧。

日前在屏東,有家長為防止孩子亂跑,就用鐵鍊綁住腳長達3年,光是今年上半年,登上媒體版面的家庭悲劇,就有18名孩子不幸死亡,當家庭功能失衡,家長無法完善照顧孩子時,社福單位就必須立即介入。

財團法人家扶基金會社會資源處處長 游淑貞:「第一個是,真的沒辦法住在家裡時,就送到育幼院或者寄養家庭,第三種就是說,還住在家裡,但是社工人員要定期 ,也許一星期去一次,最長最長是一個月一定要去家裡。」

台灣一年接獲通報的虐待數量,高達1萬8千件,依照家扶基金會統計,去年一年,平均每月寄養安置的兒童,達1515件,但能提供寄養的家庭僅1100多家,雖然另有社福安置機構,但多半已經收足額,無法再提供安置名額,安置機構明顯不足,政府力推以親屬寄養,補貼生活費作為替代方案,卻也不見得周全,日前一名男童,因為父親精神不穩,被強制寄養外婆家,但外婆認為,男童父親疼愛男童,因此仍讓孩子與父親接觸,最終遭父親殺害。

中華民國兒童權益促進會祕書長 李憶如:「因為親屬安置,有所謂的親職關係,我今天是被要求安置的家屬,可是施暴者如果是我哥哥,他會有一種親戚的關係存在,這種狀況都會再出事,因為施暴者很容易找到小孩子。」

其實學界,對於高風險家庭卻有不同看法,家長因為各種原因,不管願不願意,疏於照顧孩童,就是屬於虐待的一環,高風險家庭的分類,等於是將原本必須介入管制的疏忽問題,先列為觀察對象,若訪查社工員一時不慎,未察覺異狀,只怕來不及保護孩童。

台大社會工作系教授兼系主任 鄭麗珍:「人生安全議題要怎麼界定,如果你嚴格界定,當然那些留在外面的疏忽的個案,其實有一天,他們也會變成嚴重的兒童個案,進入我們的體系來,所以我們這個兒少保這個體系,幾乎是疲於奔命。」

衛生福利部保護服務司司長 張秀鴛:「所以整體上的評估,我們都會站在兒童的安全上面,做最優先,只要是會影響到兒童安全的,我想我們的風險的評估,門檻是相對會提高的,如果可以的,他的危機度降低了,他就可以到高風險,高風險這邊的危機度升高了,他也可以到兒保。」

對此,學界呼籲,政府應該改變心態,修正不管別人家事的態度,擴大社工編制,盡早針對可能受虐的兒童家庭,介入輔導管制,才能及早阻止憾事發生。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