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姚文智 熱衰竭 崩盤四國

兩軍寸土必爭 和解談何容易

中時電子報/王己由/特稿 2013.09.27 00:00
立法院長王金平假處分抗告案,高院昨開庭,審判長魏麗娟感性希望馬王和解。出發點和立意雖佳,但在本案來說,馬王訴訟戰,就只有勝負一途,和解幾乎不可能成為「第三選項」;且因合議庭兩名法官相繼聲請迴避,故而未來抗告案不論如何裁判,恐怕都難逃議論。 從王金平提出訴訟後,國民黨就一直被動迎戰。及至暫時狀態處分一審判王勝訴,國民黨「轉守為攻」,提出抗告。雙方在訴訟上相互攻防,絲毫沒有轉圜餘地。 因為,國民黨撤銷王的黨籍,在暫時狀態處分訴訟較快確定下,一旦國民黨勝訴,王就會失去不分區立委資格,連帶丟了立法院長職務。如果王金平勝訴,在確認黨員資格存在民事訴訟要花長時間才定讞下,假處分案效力等同「終局裁判」,讓王可以安然當完本屆立委。 高院昨日就假處分抗告開庭,雖然審判長在庭訊結束前,感性希望雙方能夠試著和解。從利害關係的角度,就知道訴訟迄今,要談和解幾乎不可能。 固然政治事務須政治解決,在談判必有進退下,國民黨既已撤銷王的黨籍,能夠把處分撤銷、回復原先狀態嗎?王金平可能撤回訴訟,甘於接受被撤銷黨籍,坐等失去立委資格、院長職務? 魏麗娟說:「天下沒有解不開的事,沒有解不開的心結。」雖有其寓意和用心,但利害關係與大是大非的糾葛,即便最後的勝負定局,都不見得能解開,豈是說「和解」就能解決。 何況,抗告案在未開審前,審判長和受命法官相繼聲請迴避。縱然因非屬法定事由不必迴避,二人的表態,卻未審先埋下不確定因子。可預見未來的裁判結果,不論誰勝誰負,在國內當前的政治氛圍,勢必讓解決紛爭的司法難逃被非難的命運。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