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蔡阿嘎 韓失業率 小嫻

北京觀察-「新習」會「後馬」 風險隨行

中時電子報/王銘義 2013.09.26 00:00
馬政府在服貿協議受困國會、行政院長遲遲無法在立院施政報告之際,近日決定派陸委會主委王郁琦以顧問身分隨團參加APEC年會,並期待以「王張會」試探性接觸,或有意促成在明年APEC年會期間實現「馬習會」。

兩岸對峇里島APEC峰會焦點,原鎖定在博鰲論壇後的再一次「蕭習會」,但在馬政府釋出「王張會」訊息後,原只是陪同與會的王郁琦與張志軍的「王張會」,因具高度政治意涵,受外界更多關注。

陸委會主委與國台辦主任的接觸,從兩岸政治發展進程看,確是歷史性一步,雖然在峇里島峰會期間,王張只是陪同,會晤場合也僅是聯誼餐會,但雙方確有不少機會可開展連立法院都難監督的「政策對話」。

儘管從現實層面看,「馬習會」仍是高難度議題,但如得以實現,並建構可長可久和平架構,對馬習來說,都將是載入史冊大事,並可能是「諾貝爾和平獎」的熱門題材,對兩岸民眾而言,更可期待和平時代的來臨。

然而,歷史契機與政治危機是同時並存的。

在馬習兩人可能藉此贏得歷史評價、確立歷史地位的重大議題上,對剛開展十年任期的習近平,及步入「後馬時期」的馬英九,雙方都將面臨極大政治風險與潛藏的執政危機。

首先,在明年APEC年會後,台灣七合一選舉將登場,在藍綠對立、國民黨派系競爭激化的選戰關頭,馬如果無法取得絕大多數民意認同,貿然操作「馬習會」敏感議題,非但無法加分,甚至還可能葬送地方執政版圖。

再者,「馬習會」的身分與形式,雖可尋求創造性模糊、各說各話的空間,但馬總統如接受過度妥協的彈性模式,又未能獲民意支持,不僅容易掀起統獨論戰,還可能因選舉造勢激化,再度挑起族群的敏感爭議。

同時,習如果願在一中架構下與馬會面,而馬如果也願接受以「中華台北」領導人身分與會,儘管各說各話,但習如何化解大陸內部對「一中一台」、「兩岸兩國」後續發展情勢的疑慮,這都是習必須審慎評估的風險。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