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WHA 馬英九 裸體上街

返校日 為敘利亞難童帶來希望

立報/本報訊 2013.09.25 00:00
【編譯謝雯伃整理報導】約旦北部城市伊爾比德(Irbid)一所學校裡,學生在開學日的朝會上跟著擴音器傳來的聲音,零零落落地哼唱著約旦國歌。

根據《英國廣播公司》報導,這些男孩全都是敘利亞難民;他們不久前才來到這個位於約旦北部的城市。許多人的家鄉與這座城市僅有一個邊境之隔,例如25公里外的德拉省(Daraa)。德拉省就是2年半前敘利亞衝突的爆發處;從那時起,這些孩子就再也沒有上過學。

廣開補救課程 找回遺失技能

「在德拉省的學校關閉之前,我們就一直把小孩留在家裡。」一名母親表示:「我們真的非常擔心安全問題。衝突發生時,我不想讓孩子離開我的視線。」

學校操場上,校長對孩子們下了一些指示,學生們舉起手來往校長那走去。學生們看起來似乎很享受這個結合軍事操練的過程,這也能幫助維持秩序。鐘響時,男孩們從操場跑進教室,開始上課。

12歲的塔里克(Tarik Btahi)在開學日前一天才剛註冊。「我很喜歡我上的第一堂課,我很開心。」他表示:「不會很難。」但是,塔里克和許多就讀這所學校的男孩一樣,比同年齡的學生落後了2個年級。

「因為這樣,我們會在學年一開始提供他們補救課程。」伊爾比德的教育官員阿爾史廓爾(Owyed al-Sqoor)表示:「我們想讓學生們憶起過去所學,所以我們關注的是基本技能和知識。」

運用有限資源鼓勵入學

伊爾比德市現有1萬名敘利亞學童,分別就讀於10所公立學校,現在更擬增加5所。不過,為了要容納來自敘利亞的學生,這些學校實施2班制課程;午餐前是約旦學生上課,下午換敘利亞學生接續上課。目前每班的學生高達50至60人,教師和資源都有限。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提供約旦政府財務援助,支付教師的薪資和行政支出。這筆經費也讓敘利亞學生能夠購買課本和書包。在新學期的開始,難民社群間興起了一股「重返學校」(Back to School)運動。

「有些家庭認為他們只是暫居約旦,所以不覺得把孩子送去上學有什麼用;有時則是因為家庭遇到經濟困難,孩子必須工作賺錢。」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約旦分部的佛立克(Toby Fricker)表示:「我們團隊前往難民的住所拜訪並和家長訪談。有時,家長們甚至不知道,他們其實能在這裡的學校註冊。」

在約旦的大城小鎮中,約有18萬名學齡難民,其中只有5萬人註冊入學。札塔里(Zaatari)難民營今年的註冊率則戲劇性地提高,所以現在當地3萬名兒童中,有半數去上學。

「我有2名女兒,分別是10歲和8歲。」藍雅(Um Ranya)表示:「起初,他們在難民營中很難上學,因為學校太遠了。冬天則是天氣太冷,我們又常鬧水患。總之,我們面臨很多問題。現在,我們的住處附近就有一間不錯的新學校,女孩們現在在那裡上學,她們的表現不錯。」

還給孩子友善成長環境

札塔里難民營的學校放學後,可以看到年紀很小的孩子手拿練習本,走回由帳篷或小屋充當的臨時住所。在此服務的非政府組織將教育列為優先,這樣孩子們才有安全的地方可去,也能在學校中感覺自己像是身處正常生活。

在非營利組織「拯救兒童基金會」(Save the Children)經營的幼稚園中,許多男孩女孩剛拿到新的帆布背包,他們開心極了,整堂美術課都堅持背著不放。

一名助教解釋,這些敘利亞兒童離開家園後,他們幾乎無法擁有任何屬於他們自己的東西。

許多孩子因為內戰經歷而深受創傷。當記者來訪時,一名女孩放聲大哭,原因是因為她「非常害怕陌生人。」其他難民兒童常遇到的問題包括尿床和作惡夢,有些人則會有不顧後果及攻擊性的行為,這對他們的父母和老師來說是一大挑戰。

根據聯合國數據,分散於中東各地的2百萬敘利亞難民中,有一半是兒童。由於人數龐大,各界開始懷疑,敘利亞的年輕世代將會因為這場衝突出現怎樣的傷疤。然而,重返學校能夠帶來希望。

伊爾比德這所學校的校長辦公室外,18歲的默罕默德(Mohammed)正在辦理行政事宜。他的臉在德拉那場戰火中嚴重燒傷,現在來到約旦接受醫療。

由於他在敘利亞的學校紀錄全被毀掉,他很難註冊入學;但他真的很想要補齊那兩年的空白。「我想拿到中學證書。」他說:「等到未來危機結束後,我若需要上大學或是找份好工作,將會需要這張證書。」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