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ATM RCA 薪水

人文溫馨回顧展:勇敢面對階段性挑戰 尋找未來試煉(下)

立報/本報訊 2013.09.25 00:00
圖文■張智翔

想想從人文國三開始自學,參與行動高中的第1年行動學程,至今已經是第4年了,當暑假來臨,想想距明年初學測的日子又不遠了。有了前一次體驗學測的經驗,已經找到未來志向的我,更瞭解了自己該如何去規劃讀書的計畫與訂定自己的目標。於是我花了2個星期的時間,找到了自己需要的畫室、家教及學習資源,並報名了北藝大的戲劇營、劇設營,目的是為了體驗我的第一志願──台北藝術大學的生活,以堅定我準備學測努力念書的決心。

在參加完戲劇營和劇設營之後,身為學生的我,聽了許多其他學校的朋友們分享他們的學習、考試的經歷及方法,同時也從北藝大的隊輔大哥、大姐們瞭解到了一些考北藝大時的面試技巧、分數標準及錄取門檻等等。當然這些只是我這趟營隊之旅的附加收穫,最重要的還是在營隊中所體驗到、吸收到的知識及經驗。

全心投入,創造學習機會

北藝大的夏日學校戲劇營,在營隊裡的訓練過程非常注重肢體語言及情緒的培養,為此老師不讓學員在成果展時,使用任何的道具和燈光效果,而是藉由自己的肢體語言去詮釋劇情。我這組演出的劇目是《螢火蟲之墓》,特別注重情感的詮釋,對於扮演主角「哥哥」的我,老師對於情感詮釋的要求就更加嚴苛,甚至為了要演出悲傷的感覺,大家互相分享悲傷的經歷,最後整組哭得稀哩嘩啦的。當然,在這樣的自我要求之下,演出非常成功,而我也將悲傷的劇情演到了落淚的境界,讓在場不少觀眾跟著眼眶泛淚起來。

劇設營比起最後的成果展現,更多的是和我們介紹「劇場設計」是一個怎麼樣的系所,同時讓我們實際去體驗看看,雖然課程並沒有像戲劇營那樣專業,但我認為還是非常有趣的。

營隊結束,留下許多美好的回憶,接下來緊接著我的家教課程及畫室生活,在上畫室的這段時間裡,我主修炭筆素描、水彩、創意表現以及一點水墨書法。畫室生活非常有趣,雖然常常進去是白天,出來就已經傍晚了,但生活非常充實。

一開始我的畫工非常粗糙,和旁邊的同學相比根本一個天一個地,在眾多畫工精湛的同學之中學習,真的讓我覺得自己的畫實在是有點上不了檯面,不過很快的我就想通了,畢竟我本來就有些神經大條大條的,也不會因為這點小事在意那麼久,心想:「如果因為在意自己的畫不好看,就一個人躲在角落悶著頭畫,自我封閉,不是反而更學不到東西了嗎?」於是我索性就在每次班上檢討時,把自己的作品掛在最顯眼的地方,讓老師來幫我指出不足的地方,讓同學看個過癮,接下來就化恥辱為力量。

另外,每次看到隔壁同學畫得不錯,我就在他身後偷偷站個幾分鐘,看看能不能偷學到些什麼,就這樣幾個星期下來,我覺得我的素描和創意表現有明顯的進步,雖然畫工仍不及早已學習的同學,但我的畫已經開始有了自己的風格與特色了。

2012到2013年也許是我人生裡最為重要的一年,並不是因為它特別精彩,而是它是我成長最多的一年。在這一篇文章裡,提到了許多我的所見所為,也寫到了許多我所學習到的事物,但也有許多經歷是無法用文字形容的。這一年帶給我的震撼很多,讓我省思很久的也很多,最後所呈現出來的就是現在的我,比過去的自己更加成熟、更放得開、更會去思考、更會去關注周遭的一切。

回顧起一年、幾個月、甚至幾個星期以前,常常會發現自己的行為舉止太幼稚、太自負、太不經思考、意氣用事,想起時真的覺得很丟臉、很後悔,但是仔細想想,正是因為這些錯誤,最終才造就現在的我。原來我還年輕,必須在錯誤中學習成長,不要等到出了社會,才在什麼都不懂之下手忙腳亂,犯錯並不可恥,重要的是是否有那個毅力從泥濘中爬起,繼續勇往向前。

(作者為人文行動高中G12學生)

我學炭筆素描2個月的新作。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