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NASA 浣熊 吳宗憲

家鄉沒書念 巴孩童孤身留學

立報/本報訊 2013.09.23 00:00
【編譯謝雯伃整理報導】「我好想媽媽,我每天晚上都哭。」8歲的阿里(Afaq Ali)說道。他是開柏普赫圖赫瓦省(Khyber Pakhtunkhwa)首都白夏瓦(Peshawar) 一所公立學校的5年級學生。鄰近巴基斯坦與阿富汗邊界的白夏瓦,是巴基斯坦「聯邦直轄部落地區」(FATA)的行政中心。

據《媒體交流服務社》報導,阿里的父母在2010年時,把他從FATA莫赫曼德特區(Mohmand Agency)的村落普拉格赫(Pranghar)送到157公里遠外的白夏瓦讀書。自2005年起,塔利班軍事分子已摧毀莫赫曼德特區的120所學校;莫赫曼德特區是FATA的7個組成區之一。

9成學生住宿 2人房擠4人

「我覺得好無聊,也很寂寞,因為我大多數同學的家都在附近,他們都和他們的爸媽住在一起。」阿里補充說道:「因為想家,我無法讀書。」

白夏瓦有許多和阿里一樣想家的學生;他們家位在FATA軍事紛亂的地區,家人別無他法,只能把他們送到外地讀書。

來自北瓦茲里斯坦(North Waziristan)的古爾(Zareen Gul)一想到要送8歲大的女兒史波美(Spogmay)到白夏瓦讀書就悶悶不樂。他是一名製鞋匠,每個月會跋涉2百公里來看女兒。

「對我們來說,把史波美送到白夏瓦是很困難的選擇,因為我們非常想念她。」她的母親瑞西瑪(Reshma)表示。

「我們會這麼痛苦,都要怪塔利班軍事分子。我們想要孩子受教育,但他們不允許。」古爾表示。所以儘管內心痛苦,他還是決定送女兒到城裡讀書。

史波美目前就讀尤瑪法魯克公立學校(Umar Farooq Public School)的3年級。她自己表示,她很喜歡老師和朋友們,但這些人都無法代替自己的爸媽。「我愛我的父母和姐妹。」她說:「與他們相隔那麼遠很難受。但是我得讀書,因為這是我父母的期許。」

白夏瓦有5千所學校,其中2千所是私立學校,而越來越多離開FATA區前來這裡讀書的學生,也造成宿舍短缺的問題。

白夏瓦地區教育官員阿蘭(Muhammad Fakhr Alam)表示,2012年,來自FATA地區並於開普普赫圖赫瓦省註冊的學生有約2萬人,大約90%的學生居住於寄宿宿舍中。白夏瓦伊斯蘭大學(Islamia Collegiate)的宿舍舍監則表示,原本的2人房,現在得住4個人。

塔利班摧毀孩童受教權

FATA教育局副局長拉索(Akhtar Rasool)表示,截至目前為止,塔利班軍事分子已摧毀了該地區766所學校,讓大約8萬名兒童失去受教育的機會,其中又有大多數學童是女孩。

拉索表示,經濟許可的家庭將子女送到白夏瓦或其他地區,但家鄉有更多兒童被留下、沒辦法上學。

也許塔利班在2001年被趕出阿富汗、被迫跨越邊界進入巴基斯坦時,曾得到FATA地區居民同情,但那份同情如今早已變為憤怒。

「我們很後悔當初塔利班和他們的蓋達同夥來此處尋求庇護時,我們竟歡迎他們。」50歲的古爾(Salamat Gul)說。他是FATA北部巴賈爾區(Bajaur Agency)的布商,而塔利班摧毀這區的115所學校。

「他們一意孤行,剝奪了我們孩子接受教育的權利。」他表示,他的家族有12個孩子,包括他的2個兒子、1個女兒、9名姪子和姪女,全都在白夏瓦上學。

為了讓當地學生重回校園,巴基斯坦政府在美國國際發展部的財務援助下,自2010年起在FATA興建了130所學校。「我們也和其他援助組織聯絡,以求盡快重建被塔利班摧毀的學校。」拉索表示。

於此同時,那些把子女送到外地讀書的父母認為,為了讓子女接受教育,這是必要的犧牲。「我讓我10歲的女兒住在宿舍裡,這是很大的犧牲。」白夏瓦西方開柏區(Khyber Agency)一位家庭主婦法姆(Gul Fam)表示。法姆的女兒碧碧(Javeria Bibi)就讀白夏瓦的大學模範學校(University Model School)2年級,而她住在附近一間寄宿家庭。「她書讀得很好。」這名母親自豪地說:「她還參加體育和課外活動。」

法姆跋涉150公里來到白夏瓦參加女兒學校年度校慶,而她希望這些犧牲能帶來成果,女兒日後能成為一名教育專家,幫助家鄉推廣教育。「沒有教育,FATA地區的人民無法進步。」她這麼說道。只要懷抱這個想法,這場戰役就已贏了一半。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