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蔡阿嘎 韓失業率 小嫻

家園被毀太煎熬 大埔案2人斷魂

客家電視台/ 2013.09.19 00:00
回顧整起大埔事件,3年前朱馮敏阿婆,也因為家園被毀,喝農藥走上絕路,加上今天,張藥房老闆張森文之死,即使政府總說依法行政,大埔拆遷案的代價,是不是太大了。

張藥房老闆 張森文(102.07.05):「房子拆了,人留著又有何用對嗎?(張大哥加油),謝謝!(張大哥加油)。」

今年7月5日,張森文在拆遷期限當天,面對聲援的民眾,硬撐著身體不適連聲道謝,當時就透露出,與張藥房共存亡的絕望。

張森文妻子 彭秀春(101.08.07):「我有時候,我不敢一直跟他講什麼話,我怕他走上不好的,他一直都會跟我講這句話,我先生有憂鬱症,就是因為政府逼的。」

回顧去年內政部營建署,都市計畫委員會,通過大埔4戶,必須限期拆遷的決議,張森文與妻子彭秀春,癱坐在地上泣不成聲,當時已經面臨過絕望,1年多來透過行政訴訟,想扳回劣勢,無奈苗栗縣政府,卻在他北上抗議時,迅速拆除張藥房,而張森文,並不是苗栗大埔事件的,第一位犧牲者,在2010年8月,朱馮敏因為不滿,苗栗縣政府剷除田地,加上雖然時任行政院長吳敦義,承諾以地換地原屋保留,但等了大半個月沒有下文,一生務農的朱阿婆,生活失去重心,因此走上絕路。

朱阿婆兒子 朱炳坤(99.08.09):「這是什麼政府,他怎麼可以剝奪我媽媽的希望,怎麼可以剝奪我媽媽,活下去的希望,劉政鴻,還我媽媽!」

然而3年後,朱家鐵皮屋仍被削去一角,張藥房也被強制拆除,當初以地換地,原屋保留的承諾,演變成逼迫人民,以激烈手段抗爭的,最後一根稻草。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