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中華民國 時區 十九大

跨界在情色/藝術之間

yam蕃薯藤新聞/成蹊 陳勁甫 2013.09.19 00:00
人體模特兒,對一般人是頗具神秘色彩的職業。該如何成為?心態為何?待遇狀況?相信,許多人對這份工作充滿疑問。成蹊此次訪問了一位工作已超過七年的人體模特兒 - 拉奇。透過他,相信我們更能瞭解人體模特兒的世界。拉奇一開始會成為人體模特兒,是因為家人發現而強迫出櫃的關係,遭到家中經濟的斷絕。於是,在朋友介紹下,踏進了人體模特兒的圈子。 人體模特兒在美術系的教師、學生眼中,往往就是「美」的化身、靈感來源的繆思。展示台下的師生們聚精會神地凝視,並思考人體模特兒在線條、色彩、質地、結構、光影、空間與構圖上的意義。人體如何因光線而產生明/暗層次,或是肌肉線條因用力後的細微變化,在在都考驗著創作者的繪畫技巧。於是以人體模特兒作為對象,便是很重要的技藝訓練。對拉奇而言,他認為,繪畫比攝影更具有情感,畫筆在紙張上留下的每一筆筆觸,都帶有情感。 然而男性的人體模特兒,在這個社會裡,似乎被定義於某種既定的形象上。必定要有幾塊肌,才能算是好的體態、「男人」的身材。這樣的價值觀,拉奇就認為是一個盲點。如此觀念循環不止,不僅影響著繪畫創作的學生、老師、藝術家們對男體想像的侷限,甚至影響到人體模特兒行業的評斷價值。他提到,曾經有位老師對著學生們說,要把肌肉線條表現得更誇張一些。當下的拉奇,就深刻地感受到,老師是否在影射自己的胸肌還不夠厚實?!既定的印象,干涉了創作者對男性模特兒體態的詮釋,同樣也束縛了模特兒對體態的要求。這些都在在體現,台灣藝術創作者,在某種程度上的不夠開放與大膽。似乎只要逾越了美感流行的趨勢,就成了離經叛道的作品。然而,我們始終得相信,經得起時間考驗的藝術才是經典。就像畢卡索、達利這樣瘋狂叛逆的畫家一樣。台灣的畫家,如果持續在盲點中打轉,我們是否就該開始擔心,經典的失落了?! 其實,藝術創作者對人體模特兒的盲點,同時也體現於男、女生對繪畫創作者在功能上的差異。除了體態上的要求,決定投入人體模特兒工作的,多半是體格健美的人外;另一方面,女性模特兒,通常才是藝術創作的主體,她們就會被要求提供意境上的營造;而男性模特兒,則只是一種解剖的、讓學生更明白肌肉紋理變化的對象。因此,男性人體模特兒更重視的,絕對是體態的鍛鍊。至此,不禁令人疑惑,難道女性的身體就沒有肌肉的變化嗎?男性的身體就不能是美和藝術創作的對象嗎?另外,拉奇還談到,人體模特兒的薪資待遇,更是一年比一年短縮。有些學校,甚至將原本必修的人體繪畫課,改成選修,甚或直接刪去。 在訪問拉奇的過程中,一旁的美術系學生也反應,認為人體繪畫其實是相當重要的,不應該忽視。人體模特兒到底對於藝術創作和美術專業訓練有高度的重要性?顯然,答案絕對是肯定的。早在文藝復興時期,男性裸體就被視為一種力與美結合的藝術了。米開朗基羅的大衛像歌頌雄性魅力,達文西的維特魯威人更直接標誌著男體上帝創造的完美比例的傑作。經典中都不乏有以男體為藝術創作主體的傑作,究竟,現今社會的人們,甚至是美術、藝術專業的創作者,對欣賞男體的視角,怎麼反而侷限、狹窄了呢? 也許,裸體藝術會挑戰關於情色與藝術的界線,但是,界線應該交由觀賞者決定。就像拉奇覺得,只要畫作能激發觀看人的感受,即使是情慾的挑逗,那也是成功的藝術作品。每個人對藝術的理解和定義不盡相同,當面對裸體藝術時,我們更應該予以尊重。當然,對於人體模特兒這個職業而言,他們同樣也需要受到重視,因為他們是用自己的肉身賦予藝術價值和意義的。在現代多元藝術發展的時代裡,不論是觀賞者,或是創作者,都應該更尊重裸體藝術,尊重人體模特兒。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