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我見我思-宮崎駿的「零戰」

中時電子報/簡白 2013.09.18 00:00
宮崎駿本月上旬在東京舉行記者會,堅決確認從此不再編導長篇動畫,《風起》是他最新的作品,同時也是最後的作品。《風起》於日本國內7月20日首映以來,至9月1日賣座超過97億日圓,到今天早已突破百億。

1985年,宮崎駿與好友高(火田)勳、鈴木敏夫共組動畫工作室,即根據宮崎駿的提議命名「吉卜力」,原義為撒哈拉沙漠的熱風,二次大戰義大利卡普羅尼公司生產的偵查/轟炸兩用軍機CAPRONI Ca309,即暱稱Ghibli,可見宮崎駿對於飛行的摯愛。吉卜力工作室社刊《熱風》,名稱亦據此而來。

宮崎駿雖身為「飛機控」,但反戰旗幟鮮明(吉卜力另一動畫巨匠高(火田)勳更屬於激進的對外親中派、對內親共派),這次會以零式艦載戰鬥機設計者堀越二郎做為主角,已經夠教人意外。又再讓人驚奇的是,把新心理主義文學作家崛辰雄的小說情節挪入片中,並採用該小說的題目《風起》,做為電影名稱。其實,片中主角的性格與形象,跟現實世界的崛越二郎大異其趣。宮崎駿事先曾徵詢崛越的兒子,「妥適與否」,對方爽快應允,「當然無妨」,獲得充分諒解才放手編劇。

片裡的崛越二郎,也隱藏著宮崎駿父親的影子。他爸爸遭逢1923年的東京大地震,經營擋風玻璃工廠,幫零式戰機、月光號戰機裝配駕駛艙,前妻亦死於肺結核病,跟主角崛越二郎身世雷同。

一貫反戰,封山之作卻以軍事飛機、殺人機器為題材,兩相矛盾。左派質疑,右派揶揄。產經新聞社旗下的雜誌《正論》,嘲弄311海嘯後誓言「絕不利用核能電力拍片」的宮崎駿,如果說話算話,那就應該將過去利用核電拍片的吉卜力所有作品,放棄銷燬。

《風起》的攝製企畫書,宮崎駿表明,「這部電影無意究責戰爭,也不想藉零式戰機的優點來鼓舞年輕人,更非心儀民用飛機,單純只是要描繪一個忠實於自我夢想的人。」所以電影裡頭空戰場面全數缺席,從始至終不見英雄飛行員。

《風起》結尾,眾多毀壞的零式戰機,層層疊疊,躺成鋼鐵廢墟。零式戰機,日文、中文都習慣簡稱「零戰」─沒有戰爭、不再有戰爭,這或許才是宮崎駿告別之作《風起》真正幽微心跡。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