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美QE漸退場 歐洲嚴陣以待

中央商情網/ 2013.09.17 00:00
(中央社台北2013年9月17日電)英國「金融時報」(FT)報導,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Fed)龐大的經濟刺激實驗勢必將逐步退場,比較不確定的,是歐洲和新興市場央行官員能否躲過極具破壞力的後果。

聯準會的措施的確已避免全球陷入蕭條,也無疑帶動全球股債市大漲。

聯準會今天起的決策會議決定何時並縮減資產收購計畫規模多少,或是明年由誰來接替柏南奇(Ben Bernanke)擔任主席,對接下來的局勢發展可能只會產生微小影響。比較重要的是,隨著美國經濟復甦,量化寬鬆(QE)和美國空前低利都將逐步退場。

所有市場老手都知道,聯準會1994年展開緊縮循環時,全球債市應聲崩盤。因此歐洲應當在聯準會朝退場邁進之際擔心嗎?

若接受歐洲中央銀行(ECB)執行理事會成員阿斯穆森(Joerg Asmussen)上週發言的話,那是該擔心沒錯。這位前德國財金高層官員向1個布魯塞爾智庫警告:「如果1994年的外溢效果大,那我們可以預期,在現今關係更緊密的世界,效果會更大。」

聯準會光放出QE「減碼」的風聲,就讓開發中經濟體陷入金融動盪局面,意味著阿斯穆森正式敲響警鐘是正確之舉。新興市場債券已出現反彈,原因是昨天傳出被視為懷疑QE的薩默斯(Larry Summers)退出接替柏南奇的競爭行列,讓偏鴿派的聯準會副主席葉連(Janet Yellen)出線機率提高。

不過歐洲市況到目前為止還算穩定,特別是歐元區南方的「邊陲國」,即使英國公債和德國10年期公債殖利率都攀升、價格下跌也無礙。

此外,阿斯穆森沒有故意把話說得很恐怖,反倒是充滿德國風格:先讓人擔心災難可能發生,再解釋怎樣才能躲過。

歐洲央行尚未公開的研究,已深入探究1994年到底發生什麼事。其中1項觀察,是美國10年期公債殖利率單日漲幅前10名中,有8次是經濟數據優於預期造成的。換句話說,市場擔心央行恐以過快緊縮來反應利多消息。

阿斯穆森在這場布魯塞爾演說中引申的教訓,是各國央行應確保他們的「反應作用」能盡可能清晰,以讓市場確切知道他們究竟會怎麼做。另1個教訓,則是牢牢壓抑通膨預期。

歐洲央行和英格蘭銀行(BOE,英國央行)已加強他們的防禦。這兩家央行已提出「前瞻指引」,用意是明示他們不會急著調高官方利率。他們在影響短期利率上已有成效,波動率降低,分散的利率預期情況也有改善。

若貨幣情勢威脅到歐元區脆弱的經濟復甦,歐洲央行可能進一步降息或再度提供歐元區銀行業流動性,天期甚至會比2011年底宣布的3年期貸款還長,條件也許更佳,或以銀行增加向實體經濟放款為前提。(譯者:中央社尹俊傑)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