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千古謎團 身分證 八百壯士

激戰男人心 林超賢與彭于晏的MENS TALK

蕃騰人物/陳志龍 2013.09.16 15:42

勵志片是很恐怖的

警匪動作片一直是香港電影主流,但有別於好萊塢的開闊與爆破,香港地狹人稠的環境特性發展出街巷追逐的動作風格,更延伸至心理層面展現了角色內在的無數曲折。林超賢從《野獸刑警》嶄露頭角並獲香港金像獎最佳導演,08年的《證人》則確定了林超賢的「作者」地位,其後他更致力刻劃邊緣破碎的人物,無法逃出生天的窒息感成為影片基調。

這次《激戰》的人物依然背負沉重命運,卻從底層掙扎的姿勢轉變成奮發向上的,即使看來仍像困獸之鬥,至少在心理上帶來一點光明的希望。

「我在電影裡面創作的這些角色出來,就是希望觀眾去看的時候有一種投入的感覺。我覺得人生,大家好像那個電影裡面的擂台一樣,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一個擂台。我們相信每個人都是在那個擂台裡面不停的奮鬥。但也可能每天大家都要挨拳,被擊倒,還要站起來。這是戲裡面的悲劇性,就是一些角色都是面對他們自己的一些難關,我們就看他們怎麼去面對,重新走出來。所以我每一次都是覺得人生就是這樣子,要面對很多困難。」

《激戰》的格鬥勵志題材不僅在大陸收穫兩億人民幣,更在香港全城熱映,票房突破四千萬港元。港片昔日關注小人物的現實與心理困境與生猛凌厲的鏡頭語言在《激戰》中重新回歸。林超賢說勵志片是「很恐怖的」,他認為單純的勵志片會令投資者卻步,所以他仍然必須循著主角滿身創傷走出陰暗的老路子,之後再給出一個全新的方向。香港導演在商業環境裡身段靈活的爭取創作空間又何嘗不是一種積極向上。

如果說08年的《海角七號》吹響台灣電影復興號角,《激戰》則是成功延續了《寒戰》的信心與熱潮,讓港產片重回觀眾心中。

「觀眾起碼要看兩、三遍才會有這樣的票房。所以你很難想像觀眾是不是喜歡到這個程度。」林超賢表示現在的熱火票房並不在預期內。

「一人看一次肯定不能到達這個票房。當然在網路上也看到很多朋友說看了好幾遍我都特別的開心,還有特別開懷就是有一群離棄了華語片的觀眾,已經不再看華語片的都跑來看我們的戲。這些人已經對華語片沒太大興趣,我們這部片把這群人重新挖出來,再讓他們回來看我們的片也確實很有意義的事情。」

會不會是要找我拍愛情片?

多部電影合作下來,張家輝已經成為林超賢的御用演員,兩人相互幫襯、合作無間。這次林超賢的《激戰》延續過往走「兩個男人」的對照路線,除了鐵咖張家輝外,另外找來彭于晏。

「因為那個戲就是需要兩個演員花很長時間去鍛鍊。其實那個題材一直想拍,但就是很擔心沒有演員可以花這麼長的時間。他(彭于晏)演那個《翻滾吧,阿信》我就知道他真的花了很長時間,我基本就是要這樣的演員。」

電影裡為了展現格鬥選手的身形,彭于晏將從《翻滾吧,阿信》練就的筋肉人身材更變本加厲的操練。當初接到邀約時,彭于晏正在大陸拍攝《愛情合約》。一開始他猜想林超賢找他該不會是要改拍文藝片吧。後來雙方見面後知道是格鬥動作片,他顯得躍躍欲試。

「應該說是難得的機會吧,因為可以有機會跟導演合作,那他一直都是拍很鐵血的,那種鐵錚錚的漢子的電影,我很難接觸到這樣類型的電影,也想看自己能不能夠得到他的認可。所以去見面的時候我還在拍愛情片,然後去跟導演碰面的時候還在想導演會不會是要找我拍愛情片,後來才知道是要拍動作片,又是我很喜歡的題材,就決定試試。」

彭于晏近年在兩岸三地藉由電影翻紅,此前其實演藝生涯也遭遇低潮,這次電影裡演一個家財萬貫的富二代一夕間失去所有,委身工地出賣勞力還得照顧失意潦倒的父親。為了證明自己並鼓勵父親,毅然投入學習格鬥並參加比賽。人生如戲,從《翻滾吧,阿信》以來,彭于晏一身肌肉除了好看,其實更像他為事業奮力一搏的印記。

林超賢則在一旁補充,當初為格鬥選角時想到彭于晏在《翻滾吧,阿信》的印象,為的不是他苦練出來的身材,而是背後的意志:「為了做一件事他展現出來的那個意志,那個是很重要的。」

續集有木有?

這次《激戰》在香港熱賣,讓彭于晏正式穩坐兩岸三地一線男星的位子,這幾年大陸電影市場大熱,彭于晏有分參與的電影都有亮眼的票房成績。這次他還接下新版黃飛鴻的角色,為此剃了光頭正在大陸烏鎮趕戲,這天為了宣傳特地飛回台北,訪問前才從機場直奔過來,人紅事忙可見一斑。而從文藝片跨足動作片成績更加亮眼,他不擔心被定型,認為「能夠有不同的階段就可以體驗多一點吧。」

至於同戲的張家輝已經拿獎拿到手軟,問他對獎項有沒有慾望,他說:「能夠入圍是最開心的,可是如果要得獎對我來說就.....太開心了。但這對我來說就是,你還不夠好,所以就不用去講。但這是你對自己的期許但不用說是你的全部,只是一個額外的收穫。但就是很開心可以跟他們合作......」

話沒說完,林超賢連忙接話:「你不能這樣講,我上次這樣講,結果獎就送給別人。」

目前華語片小品文藝片當道,拍慣動作片的林超賢有沒有興趣「轉型」。他說看時間吧:「比如為什麼這次我拍《激戰》,就是因為我們之前都是拍警匪片,我之前在拍警匪片的時候,香港大部分的警匪片都沒人拍了。因為大家都拍古裝片,那就有一個空間了。那現在很多人在拍警匪片了,我就覺得我們有空間去做另外的事情。所有的事都要看時間,看什麼時間去做什麼事情會比較好一點。」

那麼《激戰》熱賣,是不是開拍續集的好時間呢?問他有沒有續集的相法,導演先脫口而出:「有!」但立刻正色改口說:「還沒想到。」

我想,答案應該很清楚了。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