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左右看:保障個人或尋求真相?

立報/本報訊 2013.09.12 00:00
左看:公益與個人的動態平衡

一個法治社會,會在法規上對國家檢調機關有嚴格的程序規範,以確保其權力行使不會侵犯人民權利。另一方面,基本人權乃是無可取代的價值,即使是犯罪嫌疑人,在刑事偵查、刑事訴訟過程中仍保障其基本權利,所以若是非法取得的證據,原則上,亦無證據效力。

在近日,我們看到擁護王金平、柯建銘者的說詞,大都出自於這方面的質疑:如果特偵組是非法監聽,其監聽的內容就不能視為證據,更遑論定罪了。這種論調是被告角色的訴訟攻防策略,因此也就不能真正反映刑事訴訟法規完整的法理精義。

刑事訴訟程序的目的,不僅在於保障被告的基本人權(不容檢調機關侵犯),也在於尋找到實質的事實真相,而一個真正具有法治精神的刑事訴訟制度,就是能在兩者之間(個人人權與關乎公益的真實)找到動態的平衡點。

換言之,在不同案件中,由於不同當事人身分、條件,我們對公益與個人權利的之間關係,就會有一定程度的不同標準,對於證據取得規範亦會有權衡空間(刑訴法158-4條)。以此來看,一個堂堂的國會議長,難道不應為自己的言行負上更多的公共責任,而非如一般弱勢被告,以程序不合法的指控策略來達到脫罪的目的嗎?

許若仁/社會評論者

右看:個人權利不容侵犯

這次特偵組監聽、舉發王金平前院長涉入司法關說案,近日媒體已有許多評論分析其政治鬥爭權謀、司法關說弊端等,但此案或可從基本法治層面來討論一個通則性的問題:犯罪(或行政行為)事實的認定是以證據為基礎,但若證據是非法取得,則我們是否可以以此不合乎程序正義的證據來求取一個實質正義(判斷犯罪事實)?

近年來,台灣法治制度在各方面都有相當的進步,其中最重要的乃是將影響人民基本權利至鉅的國家機器所發動的刑事偵查行為,以嚴格的法定程序來規範。例如,證據的取得如果是非法,則因其不符法定規範,而往往被認定其證據為無效(如逼供的自白)。

因此,司法關說案的根本關鍵, 不在於王金平是否確有司法關說,而在於:檢察機關是否依循法定程序來取得證據,從而以此證據來舉發相關政治人物的不當行為?換言之,如果特偵組的監聽是非法的,那這非法取得的證據也不具任何證據能力,根本不能作為認定事實的準據。

以此來看,我們才能了解,為何許多民眾對馬英九、特偵組判定王金平司法關說會有這麼大的反彈──沒有嚴謹的依法偵查,豈能有合法的結論?

陳安君/大學教師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