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南韓 中正紀念堂 北極熊

穿林打葉集:君子之道敗亡久矣

立報/本報訊 2013.09.12 00:00
■李安吉

西元前551年9月28日孔子誕生於魯國,再過幾日便是他第2564年的誕辰,其學說思想為中國這兩千多年來的主流,其影響不可謂之不大。對於君子之道,他定義如下:「君子無所爭,必也射乎,揖讓而升,下而飲,其爭也君子」,即使江湖比試,贏的一方也會來句「承讓承讓」,也是此種精神的體現。

此次關說風雲,大部分媒體集焦在政治鬥爭,反觀馬王兩方的語言完全沒有交集。一方要對方能做謙謙君子,能自己知所進退,奈何對方在政治中打滾已久,關係利害對他而言才是王道,約集數千民眾及藍綠地方代表接機時,與君子之道已毫無關連。王大談司法程序時,卻忘了此事件就是不折不扣的司法問題,關說的目的與結果就是要干涉司法程序,如今怎來奢言司法不公及程序正義呢?

更詭異的是大明王朝之說,始作俑者也未說清楚所謂的大明王朝為何。是指一般認知的東西二廠偵騎四出,王公大臣人人自危?還是對讀書人不留情面的廷杖制度,王如今被扒了褲子當眾挨板子?亦或是生殺大權落在錦衣衛的手上,未審先殺呢?如要說是昏君,是因為可能影響了日後的選情,所以無所謂是非?

中國人嘴邊常掛情理法,近年來台灣所能看到的是只剩第一項,只重人情,不重是非。只講利害,不提善惡。諸多司法審判但看關係及關說,經常演出一審重判、二審無罪、三審慢慢喬的戲碼,民眾對司法早已失去信心,所謂的司法還我清白跟司法迫害,百姓看的是政治口號,實質上是關係的肉搏戰。長久下來,台灣人養出了不黑不白,不死不活,油滑鄉愿的習氣。

由關說事件的參與人看來,台灣政客的藍綠密切合作,遠遠超越司法之上。由機場接機的組成份子看來,台灣沒有所謂的藍綠對立,議堂對立也僅發生在記者在場拍攝的時候,推拉戲碼演完後,代表諸公還是大夥一起吃吃喝喝,玩弄的是鄉愿的選民,真的打破頭流血的也只有被他們煽動的可憐粉絲。

台灣的問題不是藍綠對立,而是不講分明,也不能講分明,聲明往往在關鍵處迴避。政治就成了分贓,誰也不需要負責。政客不講道德,只談程序合法,上位者毫無治國理想,所用的學者,換了身分後,面目一抹,大家才發現原來只是個徒具高學歷缺乏高道德的日夜汲汲鑽營的小人。跳舞事件及抄襲風波,下台的不僅是主委和部長而已,只是赤裸裸血淋淋地剝除了民眾對知識分子的信賴與尊敬。

君子之道在台灣敗亡久矣。

(大學教授)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