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吳茂昆 火彩虹 兒茶素

名家》刺蝟男孩不脫稚氣 講理也「講禮」

NOWnews/ 2013.09.12 00:00
文/王威鈞

黑衣黑褲白布鞋,滿口檳榔黝皮膚,一張臉不知是沒洗乾淨,還是原本就黑。看似未睡醒的眼角仍留著些許眼屎,複雜的雙眼,充斥著狡黠與不滿,但又有著些許的稚氣,若不是調解會室內禁煙,他嘴巴肯定會叼根煙。

他已經廿歲了,不需要監護人陪同,但有他口中的大哥罩著,又有議員助理關切。案情是他開著借來的車撞擊停在路旁的賓士車,對方除了要求修復外,並未多作要求。大哥只是淡淡的表示:「錯了當然得要負責」,議員助理則訴諸同情牌,他家境清寒、自幼單親、父親重病、從小失學,靠打零工過活,實在無力賠償。對方聽我的建議,在零件方面算了些折舊,但八萬元的償賠金,我也沒把握他有能力負擔,更懷疑他有意願賠償。

他說得要給他三天時間籌錢,於是雙方約定一周後再來討論付款方式。

離去時,他在門口等我,問我這樣和解條件是否合理划算?他的嘴角流露出一抹尷尬笑意,我緊繃一上午的心防,頓時鬆懈下來。我向他分析和解金額結構的合理性,以及不和解的後果,如果手頭不方便,可以和對方商談分期付款。

我拍拍他的肩膀,告訴他對方對他的不認錯、硬拗感到不快,如果他腰軟嘴甜一點,和解金額或許還有調降的空間。他靦腆地笑稱,他已經被對方罵到快臭頭了。

一周後,他帶著朋友湊給他的八萬元一次付清給對方。我給他一個紅包袋,要他用雙手交付,他雖然有些扭捏,但還是照作。

雙方都離去後,全程觀看的調解會助理對我說,這樣的小孩比「白面書生」講理多了,我回她,「也更講禮」。

(本文作者王威鈞現為台北市談協會理事)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