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性別大補帖:我最親愛的帕斯堤朋友

立報/本報訊 2013.09.11 00:00
■王晧安

多年下來,我身邊的帕斯堤(HIV Positive)朋友越來越多,也許是我一直表達對愛滋感染者的友善吧?所以當朋友發現自己HIV帶原的時候,都還滿願意主動告訴我的。他們之間,常有相同的故事。

阿克在發現他HIV帶原的時候,一整個無法接受這個事實,突然覺得原本好好的世界崩壞了,不知道要不要給男朋友知道?不知道要不要給家人知道?不知道要不要給好朋友知道?也不知道要不要給老師知道?這一連串的「不知道要不要」,意味著,對自己、對新的生活、對自己與他人新的關係產生了陌生感,以及對未來感到恐慌、茫然。

甚至突然覺得,「我、好、髒」,覺得一份檢驗報告出來,自己的身體好像變了,變成一架自己不認識、不再熟悉的身體,或是有時會想:「我的血液裡有『毒』」。想到這裡,情緒就上來了,難過這種事情怎麼會發生在自己身上?氣自己怎麼會讓自己變成今天這個地步?擔心會不會破壞與男朋友的關係?會不會男朋友在不久的將來,與自己絕裂、分手?不只是因為HIV帶原,也因為自己與他人的性行為,帶來親密關係的「忠貞」議題。或是自己要先和男朋友分手?因為,不再相信自己「值得被愛」。

過程中,我傾聽阿克的焦慮,陪他流淚,陪他生氣,陪他煩,陪他害怕,然後,面對事實,接納新的自己,並選擇用開心、正面、接受上天禮物的態度繼續新的生活。

後來阿克沒有主動分手,而是選擇誠實告訴男友,男友原本是想不離不棄,不想要落井下石,展現無條件的愛。但過2個月,男友還是選擇離開這段關係。阿克並沒有埋怨,只有理解,卻已難相信自己「值得被愛」。

阿克好一段時間沒有談戀愛,不是不想,而是依然擔心著那個世人眼中「有毒的血」。自己好像走在人群中偽裝成人形的異形,隨時擔心被發現自己的真實身份,發現自己開心與陽光背後,不為人知的「血統」。

但這段時間,阿克主動告訴更多的朋友:「我是帕斯堤」,發現朋友雖然會問一些「自己怎麼發現的」、「飲食與日常生活需要注意些什麼」的問題,基本上都是友善。其實,新的生活好像跟原本的生活沒有相差太多。同時,自己和個管師的討論也更了解HIV是怎麼一回事,恐懼好像減少了許多。

曾經想過要和一樣是帕斯堤的朋友交往,但總沒遇到那個「幸運的人」。沒想到,阿克後來竟然和另一位不是感染者的愛人交往了!對方也知道自己是帕斯堤,絲毫不影響關係的發展,阿克開始相信:「也許,我真的值得被愛。」雖然,心中仍有一些懷疑,也會擔心對方隨時會離開。

兩人之間雖然一直都是安全性行為,新男友也有定期篩檢,一直都很健康,總是擔心自己會不會讓對方感染愛滋?也許,心中有一點自卑吧!有時候會覺得上天給的這份禮物太沉重,需要更長久的時間接納自己,心中默默期待社會能更接納帕斯堤。

陪伴著帕斯堤阿克一路走來,我不斷告訴他:「你就是值得被愛!這沒有什麼好質疑的!你就是值得被愛!」一次又一次給阿克溫暖的擁抱,不只因為是帕斯堤,理由很簡單,「你就是值得被愛」!(好性會覺音青年性別工作室主持人)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