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馬總統把國家帶到凶險的地步

新頭殼newtalk/新頭殼newtalk 2013.09.11 00:00
新頭殼newtalk2013.09.11 文/鄭方行

立法院長王金平有沒有進行司法關說?根據TVBS的民調,多數國人認為是有的。王院長昨天回國後針對關說實質的辯解,並不具有說服力。但為什麼多數國人並不支持馬總統這件事上的處理?是國人普遍道德淪喪,認為王金平和民進黨黨鞭柯建銘的司法關說無所謂嗎?不是的,是因為大家在馬總統及檢察總長黃世銘在處理這件事的過程和手法上,看到了更大的惡。

或許王金平關說的方式是提醒檢察官對已經判無罪的案子不要濫權上訴,但是他意在個案,應已昭然若揭。這是馬總統大義凜然要將王金平「一刀斃命」之所憑藉。

但是同樣的司法關說案,當年國民黨黨鞭曾永權率一、二十位立委威逼檢察總長陳聰明,難道不是意在個案,也就是馬總統當年個人的特別費案?為什麼這就不是台灣民主發展史及台灣司法史上最大的恥辱?馬總統在王金平案上,把自己置於那麼高的道德位置,卻對當年涉及自己的司法關說案不置一詞?這不是雙重道德標準,那什麼才叫雙重道德標準?

然而更大的惡,是在黃世銘領導下特偵組的作為。王金平關說案的爆發,是出於特偵組對在野黨國會領袖的監聽。黃世銘聲稱這監聽是合法的,可是監聽的源頭是3年前一件查無犯罪行為,老早應該結束的案子,可是特偵組以案養案,又衍生一件其他也是後來查無不法的案子,如此一路下來,就查到與先前監聽緣由毫無關係,卻是黃世銘口中「司法史上最大關說弊案」。特偵組可以如此辦案,難道國人不會人人自危?

特偵組的選擇性辦案是讓國人深惡痛絕的。陳前總統的弊案,是從國務機要費的偵查破口,然後查盡陳前總統家人、親友、幕僚的帳號,因而讓其他弊案曝光。假如這種查案方式是標準作法,那就很難理解偵辦前行政院祕書長林益世收賄案時堅壁清野,不讓案情擴大的思慮何在。

特偵組存在的最大危機,在於它無法以實際作為證明自己是國家的特偵組,而不是個人的、某政黨的、甚或總統的特偵組。王金平關說案裏,黃世銘口口聲聲「我的特偵組」,以及他破壞體制直奔總統官邸的作為,都加深了國人對特偵組的疑慮。

關說案的爆發,本來是要指證王金平和柯建銘是司法的加害者,然而現在事態的發展,他們儼然成為司法的受害者,關鍵就在於馬總統拙劣的處理方式。

在證據不足、事態未明、特偵組取證手法有爭議,而且當事人家有大事、人不在國內的情況下,總統在第一時間站上第一線,無限上綱,趕盡殺絕。他以為營造一個宗教裁判所,可以顯示自己的道德高度,殊不知在多數國人的認知中,他也只不過是一個政治權力的競逐者,不必然具備道德的優勢。

這樣錯誤的認知,加上拙劣的政治能力,馬英九把他的政黨以及我們的國家,帶到一個凶險的地步。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