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過勞死 協會 空汙

周美玲 ╳ 旅途中,手風琴繼續…

景點家/景點家 2013.09.09 00:00

文/周美玲

那年,我們買了兩張環球機票,背上兩台攝影機,就出發了。

因為對生命與創作有著很深的疑惑,心想著:流浪了十世紀的吉普賽人,會不會對人生之旅有獨特的答案呢?

於是我們來到了羅馬尼亞----這裡是唯一仍有吉普賽人「大篷馬車」車隊出沒的地方。 這裡拍到的是一串小篷馬車,盡管都市裡使用瓦斯與電器普遍,但這個吉普賽家族仍沿途兜售木柴。(圖片提供/周美玲)

一踏上這國家,眼下盡是荒涼;與其他西北歐洲國家不同地,這裡外來客非常稀少,尤其東方人幾乎不見。或許正因為這種封閉的氛圍,所以這裡才會是歐洲少數仍有著流浪吉普賽人的地方吧?

為了深入造訪吉普賽,我們透過某NGO組織,找到了一個通曉吉普賽語的翻譯,如願進入了第一個吉普賽聚落。

這些聚落很妙,常隱身在市郊樹林之間,進入樹林不久後,很快就傳來手風琴的聲音;他們的世界有著強烈鮮艷的色彩、歡樂與滄桑並存的氣氛、還有游民般的貧窮與無所謂。 隱身於市郊樹林之間的吉普賽聚落。(圖片提供/周美玲)

對於我們的闖入,他們像觀看動物般好奇:一來,他們幾乎沒見過東方人,特別是女人;二來,歐洲人對他們都很鄙視,他們正是傳說中的扒手、騙子、小偷;就連NGO組織裡的人都勸阻我們說:進去他們的聚落幹嘛呢?他們沒文化,無法溝通,而且很危險。當時翻譯紅了臉沒說什麼,他不想承認自己身上帶有吉普賽人的血統。但我們沒受影響,還是執意進入了他們的部落,還犯忌地隨身帶著值錢的家當(攝影機)。 也許因為我們是女人,所以部落裡的女人小孩全都大膽而開心地湧了上來。(圖片提供/周美玲) 大家都說:攝影機進得去,可不見得出得來哦。但我們還是把攝影機拿出來了,村民們看到自己的影像都覺得很有趣。(圖片提供/周美玲)

後來歐洲朋友對於我們竟能安然的進出吉普賽部落都覺得非常詫異,我想,如果不是由於歐洲的偏見,就應該歸功於為首的吉普賽酋長吧。

這位酋長是一個非常熱情的老帥哥,他很快就彈奏起他拿手的手風琴,向我的攝影師示愛,他邀我們到他家時,還出示了一張國寶級手風琴師的認證,表示他是個紳士。 後來歐洲朋友對於我們竟能安然的進出吉普賽部落都覺得非常詫異,我想,如果不是由於歐洲的偏見,就應該歸功於為首的吉普賽酋長吧。(圖片提供/周美玲)

這位酋長是一個非常熱情的老帥哥,他很快就彈奏起他拿手的手風琴,向我的攝影師示愛,他邀我們到他家時,還出示了一張國寶級手風琴師的認證,表示他是個紳士。

攝影師與當地男女老幼相處很好,每個人都搶著表演各色絕活給她看:包括在馬背上站立、修補鍋子、還有唱歌跳舞。只是他們的拿手好戲真的都很不合時宜……除了算命。

許多歐洲女人會偷偷摸摸去找女巫算命,我們也好奇地去拜訪了一個女巫家;一見到傳說中的女巫,我的心臟差點跳出來,她的長相活脫脫就是童話「白雪公主」裡的老巫婆形象:粗黑相連的眉毛、偌大的鷹鉤鼻、鼻頭還有顆突出的痣!原來歐洲人幻想中的巫婆原型,竟是以吉普賽婆婆為參考?

其實婆婆人很好,家中整理潔淨,算完塔羅牌之後還煮咖啡請我們喝,咖啡喝完還用咖啡殘渣再幫我們算一次旅途的命運。 年輕帥哥表演馬背上站立給我們看,我只能說:他們的拿手好戲,真的很不合時宜……(圖片提供/周美玲)

我們問他們:為什麼歐洲人不喜歡吉普賽人呢?酋長說:吉普賽(Gypsy)之名是歐洲人誤以為他們來自埃及的誤稱,他們其實來自印度北方,是羅姆人(Roma)。雖然羅姆人來到歐洲已經十個世紀了,但他們大多人仍不喜歡接受歐洲教育、不願被歐洲體制馴化,他們只想做自己;即使流浪、即使被歧視、即使沒水沒電、即使不斷被驅趕,他們仍不願妥協。

我嘆了一口氣。歐洲朋友總是抱怨:這群扒手不上學、不繳稅、不學他們國家的語言,卻整天在他們境內神出鬼沒!除了不斷驅除他們,不知能怎麼辦。 這個吉普賽阿伯展示手臂上的美女刺青給我們看;如今已不再年輕的他,沒有女人相伴,而以放牧牛羊為生。(圖片提供/周美玲)

歎氣之外,還哭笑不得…他們已經流浪將近一千年了呀。

相處了幾天之後,某天午後,他們突然神秘兮兮地說:「再見,我們要走了。」

「啊?什麼時候?」

「噓!今晚。」

當天傍晚,一輛大卡車默默開進部落裡來,幾個健壯的小伙子跳上車,輪番接力把各家家當往車上堆上去。卡車很快就堆得老高了,看起來好危險。

天黑,車子搖搖擺擺地發動了,幾個小孩急忙跳上車去,在車尾向我們揮手。我們大聲問:「你們要上哪兒去?」他們聳聳肩,似乎這是一個蠢問題。 再見再見!揮揮手,每個人生旅程都是短暫的停留。(圖片提供/周美玲)

不久,卡車叮叮咚咚的走了。揚起的灰塵裡,似乎還能聽見他們嬉笑怒罵、還有手風琴傳來的聲音。

又是一個搖搖擺擺的旅程、又是一個叮叮咚咚的人生;當我們不如意時,是否還能享受手風琴的歡樂?是否還能偷偷遊走在不合時宜的世界裡?

哭笑都在琴聲中,敬:流浪中的手風琴。

玩家簡介—周美玲

電影與紀錄片導演。視創作為修行,有時能征服挑戰、有時卻頃家蕩產。常以行腳方式進行創作,曾有兩個行腳式的紀錄片走遍台灣:一是統籌12個導演前赴離島拍攝的「流離島影」系列、一個是她與搭檔繞行台灣四個極點的「極端寶島」紀錄片;最近一部電影「花漾」也遠赴離島馬祖搭景;走得最遠的影片「擺渡」則是遠赴羅馬尼亞吉普賽聚落、西藏喜馬拉雅山和印度恆河。

在這樣的旅途中,偶爾會面臨驚險之境。朋友說:「涉險之旅,不害怕嗎?」當下反問:「恐懼的源頭是什麼?是無知吧。理性則無所懼。」沒想到在歷經幾次生死關頭之後,才終於悟得:「正是無知,才使旅者不懂得恐懼呀。」頓時向天地懺悔,自己啼笑皆非。然而天性難移,冒險於未知的旅程仍在繼續。

● 延伸閱讀:

藍白拖╳從園邸建築看板橋林家人生哲學

http://goo.gl/yuEka9

MOOK景點家旅遊生活網 華文最大旅遊資訊平台

www.mook.com.tw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