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南韓 中正紀念堂 北極熊

焦點評論/司法的醜陋 在是否差別性辦案

自由時報/ 2013.09.07 00:00
記者鄒景雯/特稿

國家機器淪為鬥爭異己的工具,古今皆然,即使是民主霸權的美國,胡佛時代的聯邦調查局,蒐集了多少檔案,以見不得光的手段幹盡多少黑事,離任前銷毀了多少違法證據?今天的史諾頓事件,揭露的三稜鏡監控計畫,更是把美國國安局、中情局的內褲也扯下來給大家看。

這些以各種必要性、正當性為包裝的行動,侵害人權之鉅,在不同年代,引起國際譁然則一致,但尚且還侷限在國安與情治單位。然而,在當代的台灣,昨日發生在司法體系內部有關特偵組所揭露的立法院長關說法務部長案情,其所造成的政治、社會震撼,以及司法獨立做為民主體制重要基樁的破壞,實已達摧毀性的效果,國家元首不能僅以口表「震驚」虛應,必須立刻給全國人民一個徹底負責的說法。

天平翹一邊 民主將亡

眾所關切者,不在馬英九與王金平之間,黃世銘與曾勇夫之間,各種在政壇繪聲繪影的權力關係與流言。而在於就事論事,特偵組所謂掌握到王關說曾的「案外案」,有沒有持續追蹤到底,取得確切證據,證之是造成柯建銘案未上訴的關鍵?若確有實情,應將曾勇夫移送法辦,為何函送監院審議?

假使此一個案為真,特偵組有沒有掌握到曾勇夫接受其他國民黨要員、甚至黨主席關說的事證?王金平既然服務到了反對黨,他有沒有為國民黨同志擺平司法的事實?至於特偵組本身,現在藉由查案需要所進行的監聽,到底範圍擴及到何種程度?內控與外部監督的機制是否透明、值得信賴嗎?

司法令人感到醜陋,不在於他揭了誰的弊,而在於主事者是否基於差別性而有選擇性的辦案?

如果,公平性不足,天平翹一邊,就不是正義。不正義的司法,若淪為當權者壓制異議者、馴服黨機器的爪牙,則司法已死,民主將亡,總統若還能裝聾作啞擬癡扮傻下去?除非這個國家全是活著的死人與等死的閹人了!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