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江揆二度約談 曾勇夫不辭被逼退

自由時報/ 2013.09.07 00:00
上午堅持沒錯 不用辭職

〔自由時報記者項程鎮、張文川/台北報導〕法務部長曾勇夫昨天上午召開記者會,強調絕對未介入個案關說,不會辭職,並認為被自家人羅織、陷害,「感到不齒」,且歡迎監察院「詳細調查、還我清白」,不料昨天晚間遭江揆二度約談後,曾改口「願意辭職」,強調是為了不讓所屬機關及長官困擾,「未來願意以老百姓的身分,為清白奮戰到底」。

晚上見江改口 願意辭職

對於是否被總統馬英九逼退,曾勇夫說:「無可奉告。」至於逼退他的是否為行政院長江宜樺,曾勇夫說:「逼退講得太重,但是我想我不要作太多說明。」曾說完話隨即離開記者室。

談黃「害死我也是好人」

曾勇夫昨晚約十一點二十分在政務次長陳明堂等人陪同下步出部長室,被問到是否受委屈,曾說:「不足為外人道。」被問到是否與黃世銘有誤會,曾說:「我和他之間沒有誤會,只有他誤會我。」「我對任何人都不會有誤會,他不把我當好人,我也沒辦法。」「害死我也是好人,因為我做得不好。」

曾勇夫眼眶泛紅表示,留下來會造成各方困擾,最後的離職是他自己決定,將來無官一身輕,將在監察院捍衛自己的清白。

被自家人陷害 感到不齒

曾勇夫指出,本來部會跟立法院間,當然要有聯繫,至於王院長(指王金平)有沒有做個案關說,可以請王院長來了解,不管王院長有沒跟我談到個案,我絕對嚴守部長職掌、檢察行政分寸。

對於司法常不受信任一事,曾勇夫認為,最怕的就是檢察官辦案不憑證據,只會羅織,「我看過特偵組新聞稿、聲明,哪一點可證明我有涉入個案關說呢?」對於特偵組處置方式,曾表示痛心,對司法羅織陷害人家、甚至自家人,「感到不齒」,如果光是憑莫須有電話,就要羅織入人於罪,不是檢察官坦蕩辦案所應為。

對於被監聽與王金平談話,曾勇夫表示,有很多法案和預算案子要透過王院長協助幫忙,所以有通話,但絕未介入參與關說。

陳守煌震驚 強調沒違法

對於曾勇夫請辭,高檢署檢察長陳守煌說:「我很SHOCK(震驚)。」陳守煌強調自己基於檢察一體的職責,與林秀濤溝通討論,絕對沒有違法亂紀的行為;至於個人去留,他說,檢評會若評鑑的結果認為我有責任,我立刻辭職。

陳守煌說,柯建銘更一審判後,向王金平表達很擔心檢察官為了面子而堅持上訴,王金平就打給他反映「檢察官普遍有為了卸責而隨意上訴」的問題,國會議長的提議並非無理,他才提醒林秀濤要注意,從未要求他不要上訴。

他又說,通訊監查紀錄不能當作唯一證據,電話中的交談也不應斷章取義,他對於特偵組尚未約談他,只憑別人的片段供述和通聯,就將他移送檢評會的作法,感到不合常理,「但我沒有違法亂紀,現在我心情很平靜。」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