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空汙 北市

西方攻打敘利亞?俄羅斯怎麼辦?

俄新網/俄新網 2013.09.05 00:00
作者:俄新社記者阿列克謝·葉廖緬科

當美國驅逐艦多枚導彈正在東地中海上瞄准敘利亞各處設施的時候,反對西方軍事幹預的莫斯科該如何行動,而又冒著怎樣的風險?國際政治專家們認為,無論局勢如何發展,風險都極小。

美國及其北約盟友——法國、土耳其均聲稱,准備對敘利亞總統巴沙爾·阿薩德的軍隊進行打擊,以此作為對政府軍使用化學武器的回應措施。美聯社8月28日援引情報部門一名匿名消息人士的話報道,懷疑華盛頓收到的有關數百人受到化武攻擊証據的可靠性。

在2011年敘利亞爆發騷亂後,就堅決反對西方哪怕是以更柔和的方式對阿薩德當局施壓的俄羅斯認為,化學武器攻擊是反對派而非政府實施的。但以美國不會根據莫斯科的意見來決定是否攻打敘利亞。如果攻打敘利亞,那麼俄羅斯可能會做出幾種不同的回應。

後果

對俄羅斯的國際形象而言

俄羅斯是否失去圍繞敘利亞局勢的外交話語權,這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的問題。俄科學院東方學研究所敘利亞問題高級研究員弗拉基米爾·阿赫梅多夫認為,如果俄羅斯不能成功阻止西方針對阿薩德的行動,這可能被認為是一種挫敗。莫斯科大學世界政治系副教授弗拉基米爾·巴爾特涅夫說,俄羅斯成功地把西方針對阿薩德的軍事行動拖延2年多,這個事實可被看作是小小的外交成就。

上述兩位學者都認為,整體而言,當前局勢讓人想起美國為首的聯軍2003年攻打伊拉克的情景。當時,俄羅斯在聯合國安理會上極力反對軍事行動。莫斯科沒能阻止那場戰爭,但再次証明自己在世界政治中獨立的地位。從那時起,鑒于西方軍事行動取得的成就令人懷疑,莫斯科多次指出自己在這一問題的立場是正確的。

對于俄羅斯在阿拉伯世界的地位而言

專家們均表示,俄羅斯在中東地區有些許損失,因為大多國家在敘利亞問題上從未支持過俄羅斯的立場。大多阿拉伯人信奉遜尼派,這使屬什葉派阿拉維支派的敘利亞成為他們的天敵。有消息稱,沙特阿拉伯試圖拉攏俄羅斯,按照未經証實的資料,沙特建議向俄羅斯採購150億美元的武器,換取俄羅斯放棄支持阿薩德。阿赫梅多夫說,即使阿拉伯國家果真試圖以這種方式拉攏俄羅斯,但他們的未來立場仍取決于是否能借助軍事打擊推翻阿薩德當局,而這一幾率是50對50。

對俄羅斯經濟而言

在過去數十年來,俄羅斯是對敘主要武器供應國。俄羅斯為敘利亞供應了所有武器,從米格殲擊機到“棱堡”導彈系統,更不用提超現代的S-300防空導彈系統。據報道,俄羅斯同大馬士革早在敘利亞內戰開始前就採購S-300防空導彈系統事宜達成協議。

阿赫梅多夫補充說,阿薩德若倒台可能損害俄羅斯與敘利亞在軍事工業領域的合作,但不會徹底切斷這種合作,因為敘利亞交戰雙方都已經習慣于使用俄制武器。過去15年來,由于美國軍事行動,伊拉克和阿富汗兩國的政權被推翻,但他們已經恢複採購使用了幾十年的俄制武器。莫斯科一家商業研究小組、戰略與技術分析中心主任魯斯蘭·普霍夫說,即便俄羅斯失去敘利亞這個武器訂購國,也不會是重大損失,因為敘利亞僅占俄羅斯武器銷量的5%,比對印度、印度尼西亞或馬來西亞的武器供應少得多。

法國興業銀行(Societe Generale)周三表示,在擔憂西方可能攻打敘利亞的大背景下,石油價格從每桶115美元上升到每桶125至150美元之間。對依賴石油出口而又處于蕭條邊緣的俄羅斯經濟來說,這是一個不錯的推動力。但是,英國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Chatham House)研究員盧·約翰認為,優勢將不會持久。

對俄羅斯駐敘利亞海軍基地而言

自1971年以來,俄羅斯在敘利亞塔爾圖斯港擁有一個小型基地,用以維修和補給本國軍艦。現在這個基地是俄羅斯在前蘇聯境外所保留的最後一個軍事設施,但專家們認為,蘇聯軍力的這個殘余部分只具有象征意義。普霍夫認為,“基地不會帶來大用處”。他強調,這個小型基地僅由幾個兵營和技術樓所組成,只能接納不超過兩艘中型艦艇。

俄羅斯何為何不為?

俄羅斯應該採取的措施:

聯合國安理會否決權

所有接受採訪的專家都表示,莫斯科方面認為,任何軍事措施必須通過聯合國安理會的批准。但莫斯科給出的理由多半是阿薩德當局而非反對派使用化學武器的証據不足,來否決批准對敘動武的草案。

牛津大學聖安東尼學院國際關系問題專家羅伊·艾立遜說,"俄羅斯將宣稱,任何針對敘利亞當局的懲罰性行動或是回應措施都是非法的,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俄羅斯針對美國實施的懲罰性行動均秉持此種立場"。(唯一例外的是北約2011年建議對利比亞開展軍事行動。在聯合國安理會投票時,俄羅斯棄權,因此決議獲得通過。這個決定是現總統普京的前任德米特里·梅德韋傑夫擔任俄羅斯總統時做出的。)

敘利亞問題第二次日內瓦國際會議

巴爾特捷涅夫和阿赫梅多夫認為,俄羅斯很可能將繼續要求政治途徑解決敘利亞衝突。可能將通過所謂的敘利亞問題第二次日內瓦國際會議來實現,讓阿薩德和反對派代表坐在談判桌前談判。空襲可能導致兩方態度強硬,但莫斯科不放棄召開會議的主張,可能的話,取得美國的支持。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周一表示,美國國務院仍像過去有一樣支持召開敘利亞問題第二次日內瓦國際會議。

幫助阿薩德當局

美國非盈利分析機構美國蘭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國際政治分析師奧莉加·奧利克爾認為,莫斯科將進一步向阿薩德政府供應武器,提供人道主義救援物資。俄羅斯分析師們同意這種意見,因為從各種情況來看,莫斯科以貸款和金融支持,以及武器的形式向阿薩德政權投入了大量資金,雖然俄羅斯對敘投資總額數據不得而知。巴爾特捷耶夫說,但不值得期待兩國擴大軍事合作。

俄羅斯應該避免的一些做法:

同伊朗走的太近

伊朗是敘利亞在中東地區的主要盟友,什葉派穆斯林的世界堡壘。俄羅斯擁有同伊朗伊斯蘭共和國的合作經驗:俄羅斯在伊朗建造了布舍爾核電站,同德黑蘭就出售S-300地空防御系統達成一致,但2010年這筆交易失敗,原因多在于來自以色列和西方的壓力。艾立遜認為,莫斯科可能打算考慮同伊朗建立更為密切的合作,但克里姆林宮不想被拖入與此有關的敘利亞局勢惡化。他補充說,莫斯科在嘗試保持同伊朗的關系時,還在爭取從整體上同以色列保持溫和關系。考慮到伊朗的核能野心和在中東地區的不良聲望,俄羅斯擔心過度武裝伊朗。

同美國關系惡化

美國蘭德公司的奧利克爾認為,俄美關系處于不佳時期,但敘利亞不是唯一的絆腳石。莫斯科可能象征性地中止同西方國家的軍事合作,其中包括在伊朗和阿富汗外問題上的軍事合作,但“實際上俄羅斯將威脅言辭付諸于行動的可能性很小”。

戰爭

俄羅斯絕不該做的事情,就是因敘利亞卷入軍事衝突。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8月26日對此公開做了表示,而政治觀察家們異口同聲表示同意。如同美國倡議的其它軍事行動的情況下一樣,攻打敘利亞不太觸動俄羅斯最重要的地緣政治利益。分析家們認為,莫斯科缺乏為海外軍事行動耗費巨大經濟和軍事資源的動機。另一個問題是社會輿論。俄羅斯幹預美國軍事行動的唯一例子是,1999年俄羅斯空降兵突然占領科索沃機場。這一做法出乎全世界意料之外,但後果很小。確實,這次行動可以讓克里姆林宮在國人面前誇耀說,莫斯科敢于向本不該受到西方攻打的斯拉夫兄弟民族塞爾維亞人提供支持。

作者觀點不代表俄新社觀點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