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共機 台布斷交 跳蛙公車

華府觀察︰兩年制社區大學 美國社經發展引擎

自由時報/ 2013.09.02 00:00
駐美特派員曹郁芬/特稿

女兒的高中同學今年從蒙郡社區大學畢業後轉入紐約大學就讀。女兒聽到這個消息後,突然懊惱地問我:「妳當初為什麼不堅持讓我去念社區大學?」

美國大學生平均背負的助學貸款是兩萬五千美元,有人畢業了十年還在還債。兩年制的社區大學是個「高貴而不貴」的選擇,像是馬里蘭州名列全美百大的華特‧強生高中,今年的畢業生裡就有一百一十四名學生申請到蒙郡社區大學就讀,在最受該校畢業生歡迎的大學中排名第三。

不過,亞裔父母和學生仍受傳統觀念束縛,認為申請不到好學校的失敗者才會去念社區大學。加上「虎媽」這類理論推波助瀾,一些申請不到常春藤名校的亞裔學生甚至有二等公民的自卑感。

然而,從歐巴馬總統到地方政府都將社區大學當成寶,認為這是帶動美國社會和經濟進步的重要引擎,歐巴馬上任後至少到北維州社區學院做了五次公開演講。華府在八月二十八日盛大慶祝美國民權運動五十週年紀念,種族平等和讓窮人也有大學可念的理想,同時在一九六○年代催生了兩年制社區大學。

曾任維州社區學院董事會主席的趙惠普估計,全美有一一七七所社區學院,學生逾一千五百萬人。單是維州社區學院,從○八年到一○年,學生數連續三年有四十%的成長,維州社區學院和許多名校簽約,成績好的學生都能轉入四年制大學就讀,但維州社區學院一年學費平均是四千美元,約州立大學的三分之一或四分之一。

趙惠普本身就是一則從社區大學起家的傳奇。台灣出生、念空軍幼校,二十五歲赴美進入北維州社區學院後轉入馬里蘭大學,就業後公司補助念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碩士,現活躍於美國政教界。

任何一個種族或世代若覺得自己沒有希望,就一定會造反,而美國社區大學提供窮人和少數族裔一個向上爬的機會。其實,社區大學更重要的功能在於技職教育,例如全美超過半數的護士是社區大學培養的,而中年失業或退伍軍人返鄉,社區大學也成為他們重返社區的希望。社區大學與企業界緊密互動,創造一個魚幫水、水幫魚的良性互動。

台灣正在討論大學退場機制,趙惠普也曾應台灣教育部和地方政府邀請分享經驗,台灣已注意到美國社區大學的成功經驗。台灣正在生產大批低薪資又沒有一技之長的學士及碩博士,企業界卻老是感嘆找不到人才。美國經驗顯示,沒有希望的世代會造反,台灣的高等教育是在提供機會還是製造問題?但願台灣的新世代不必用造反來回答。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