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黃國昌 觀光業 強酸

Q寶物語/天啊!杜立德醫師還是通靈者?(九)

欣傳媒/欣傳媒 2013.09.01 00:00

欣傳媒 | 咕多寶

【前情提要】

咪咪回到了主人的身邊,卻沒弄清楚,曾經去了哪裡?又為什麼會從一口遠在幾千里外的羅浮宮中出現的木箱子中跳出來,而這口木箱子,卻又是出現在主人的鄰居家中?

最讓咪咪不解的是,長期以來,動物理解人類的意思是很正常的事,因為動物的感應力比人類敏感,人類一向不明白動物,甚至連自己家中的寵物到底在講什麼,也無法理解,但這回,情況似乎不一樣了…….。

#貓

我知道大眼睛阿姨為什麼眼睛和嘴巴都張的大大的,因為咪咪我也感覺到有些奇怪的事情正在發生……。

「喵~」,我不敢「講話」,只能輕輕的發出貓族本來該有的聲音。不敢講話的原因是我怕再一次嚇到大眼睛阿姨。

「咪咪,這幾天你去了哪裡?」「在你身上發生了什麼事情嗎?」「你現在可以聽懂我的話?是這樣的嗎?」

大眼睛阿姨一連講了好幾句話,她並沒有害怕,可是,「大眼睛阿姨,我本來就聽懂你們說的話呀,是你們不懂我們…….,」

我才剛想到這裡,大眼睛阿姨忽然變得很激動,她退後了好幾步,好像我變成了大老虎;我被大眼睛阿姨突如其來的舉動也嚇一跳,動也不敢動,本來搖盪的尾巴,一時不知道要放哪裡好,索性蹲坐好,將尾巴捲在我的腳前方,我想要告訴大眼睛阿姨,我不是可怕的大老虎,噢,我只是小咪咪呀。

「咪咪,這是真的嗎?一定是我的錯覺,我是不是生病了,…..最近好多幻聽…..。」

大眼睛阿姨喃喃自語,我也不明白她為什麼突然變成這樣,很想讓她摸摸我的身體,又不敢靠近她,只能一動也不動的,望著她。

她又走近我,隔著鐵門的欄杆,說,「咪咪,你回來了就好,這幾天,大家都好擔心你,阿寶也很想你呢,下次不可以再亂跑了,你真是個頑皮的東西啊!」

大眼睛阿姨將手伸進欄杆內,我知道她想摸摸我,立刻往前移動,「喵~,咪咪不敢再亂跑了!」我回應了兩聲,期待大眼睛阿姨摸我的手,忽然停在半空中,「喵~摸摸咪咪嘛!」我又叫了兩聲,主動用頭去碰她停下來的手。

「大眼睛阿姨,我也好想你們呀!喵嗚~喵嗚~」

我感到大眼睛阿姨將手放在我的頭上,突然把我動來動去的頭按住,我只能看著她,無法轉動,「咦?」大眼睛阿姨的眼神中,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東西。

「咪咪,我通靈了嗎?」她的語氣也有點不一樣。

「咪咪,你跟我說話,我真的可以聽到你的聲音,還有聽懂你的意思嗎?」大眼睛阿姨非常著急的問著我。

「通靈?」這兩個字是什麼意思?我心中這樣想著。

「天啊!」我聽到大眼睛阿姨在驚呼,然而我記得以前只要說到這兩個字,大眼睛阿姨一定是很誇張的,很大聲的說,「天啊!」這次,不一樣,她說的很小聲,但還是有很驚訝的感覺,還有一種,是高興的意思嗎?

「天啊,咪咪,你是在問我通靈是什麼意思嗎?」她把聲音壓得低低的,好像怕被別人聽到,我感到很奇怪,大眼睛阿姨從來不是這樣講話的。

「小咪咪,我的天呀,我變成杜立德醫師了,你快跟我說話,我真~的可以聽到你說話耶!」

這回換我小咪咪呆住了,大眼睛阿姨的意思是說,她可以聽懂我說的話嗎?可是,我沒有跟她說話呀,剛剛我都只是在腦袋中「想」,沒有對她喵喵。

「噓,小咪咪,這是我們兩個的秘密喔,你不可以跟別人說,喔,當然,別人也聽不懂你的話啦,呵呵。」「快,你跟我說,你聽懂我在說什麼,讓我知道你也懂。」

我把頭從她的手中掙脫出來,開始明白發生的事情,不管怎樣,可以讓大眼睛阿姨知道我在說什麼,當然是很開心的事情,這樣,我就可以跟她說,其實我不會把髒髒的東西帶回家,傳染給阿寶,她可以放心讓我跟阿寶玩久一點啦。

「好呀,你這貪玩的小孩,就是想跟阿寶玩,阿姨好驚訝呀,心臟快要跳出來了,我是不是也可以跟阿寶他們溝通呢?」

大眼睛阿姨真的聽懂我在說什麼耶,好厲害喔,我聽到自己喉頭間開始發出呼嚕呼嚕的聲音,那是在舒服和快樂的時候才會有的聲音,大眼睛阿姨也變成貓族了嗎?呼嚕~呼嚕~呼嚕~。

「小咪咪,我要進屋內了,我要趕緊去測試一下是不是也聽得到阿寶他們在講話。」大眼睛阿姨用力的在我的頭上揉了揉,又說,「要是我是杜立德醫師,那,我的生命就要起變化了,哇嗚,太神奇了。」

大眼睛阿姨離開了我,帶著她說的很驚訝,心臟跳很快的樣子回去阿寶住的家。

#人

我竟然聽得懂貓語!噢,正確地來說,貓並沒有說話,我就能「聽」到他在跟我說話,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我想,等我先確定了一些事情之後,我一定會追究這其中的機轉。

你說我現在的心情如何?充滿了緊張、期待、興奮,我一直相信真的有人可以聽懂動物的語言,不是有一個動物靈媒就靠這個賺錢嗎,噢,聽說他還是騙人的呢,而我呢,我是真的,天呀,我實在不敢想像,我通靈了!我竟可以知道貓咪心中的想法!是不是其他動物也可以呢?

咕嚕,多多,阿寶,我叫喚著我養的三隻毛小孩的名字,咕嚕先跑了出來,像是裹著小腳的老太婆(因為是軟骨病變的貓),她瞪大眼睛,不明所以的望著我,一面朝我跑來。

「喵~」我聽到她對我叫,但,剛剛能聽到聲音的狀況已然消失,我的喜悅和幻想在半空中跌了一跤,懷疑剛剛能聽到咪咪的說話,也是自己的錯覺。

「喵嗚~喵嗚~」阿寶也過來撒嬌,我摸摸他,將他的頭捧在手中,盯著他的眼睛,嗯,完全沒有任何聲音或是訊息進到我的耳朵或是腦中!我,根本是空歡喜一場,也許是我太想當個動物通靈人了,我這麼想。唉。

ㄟ,會不會只有暹邏貓才可以跟我溝通,我心生一念,又燃起了如絲縷般纖細的希望,「多多,快出來!」我急著進屋內找那隻跟咪咪同樣品種、不同顏色的暹邏貓,他正躲在高高的書櫃上俯視著我。

「嗨,多多…..」我等著他的回應,很蠢:多多露出疑惑的神情,我懂,那是在問我「叫我做啥?」但卻不是他告訴我的,而是長期養他們的經驗得知的。

呼,我到底在幹什麼?幻想自己是杜立德醫師,期待自己成為動物通靈人?我簡直可笑到了極點,還好,目前只有我自己知道,還有,也許,咪咪也知道,但,也許,他也並不會知道,一切都是我自己的幻想,都是那個張媽媽,一大早跑來告訴我她家的木箱子會說話,ㄟ,會說話的木箱子,這個印象,好像在哪裡看過?

我搖搖頭,真是一個多事的周日早上。(待續…….)

Q就是讓人毫無理由寵愛牠,只要Q寶就有故事一籮筐,要跟你分享!請上【Q寶物語】專輯

http://www.xinmedia.com/n/featurestory_list.aspx?collectionid=191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