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228 棒球 偷拍

人口販運猖獗 越童陷勞動迷宮

立報/本報訊 2013.08.29 00:00
【編譯謝雯伃整理報導】去年,3名青少年從越南胡志明市3層樓高處一躍而下,他們死命狂奔,不知道自己該往何處去。「我真的很害怕有人會抓到我們。」18歲的阿孝回想。

據《英國廣播公司》報導,阿孝(Hieu, 化名)是來自克穆族(Khmu)的少數民族。他在奠邊府的小村落長大,奠邊府是越南最貧窮的地區之一。

他16歲時在村裡找到一份製作煤磚的工作。當一名女子說能提供他職業訓練時,他便和另外村裡11名兒童坐上巴士,被帶到2,100公里外的胡志明市工作。接下來2年,他們被鎖在狹小的房間中,為一間小型成衣工廠製造衣服,一毛錢也沒領到。

「我們從早上6點開始工作,做到午夜。」他表示:「如果我們製作衣服時犯了錯,他們就會用棍子打我們。」

阿孝後來被越南慈善組織藍龍兒童基金會(Blue Dragon Children’s Foundation)拯救。這個組織自2005年來拯救了超過230名人口販運受害者。

他們拯救的兒童,有的被迫從事賣淫、有的則是乞討,過去一年來有1/4的兒童是從胡志明市服裝工廠中救出來的。

「去年,我們突襲一間工廠。我想有14個人就擠在一間小房間裡吃飯睡覺,房間還放有機器。」藍龍的律師表示:「工廠主人一天只讓他們去浴室8分鐘,包括刷牙、洗澡、上廁所。」

鎖定偏遠地區 假稱提供職訓

藍龍基金會的共同創辦人波羅索斯基(Michael Brosowski)說,最小的童工只有11歲,絕大多數來自少數民族。人口販運者以奠邊府等較偏遠地區、或是越南中部及北部地區的兒童為目標,因為他們認為這些兒童無法逃跑,且偏遠地區的社群並不了解人口販運的風險。

人口販運幫派先接洽當地官員,假裝要幫貧窮家庭的兒童提供工作或職訓。許多人開開心心地把孩子送走,直到藍龍基金會展示過去他們突襲服裝工廠時的相片後,父母和官員才理解到這其實大有問題,並希望孩子們快些回來。

波羅索斯基認為,這個問題越來越嚴重,部分原因是獲利高,使得其他販運產業業者也想要分一杯羹,另外也反映出鄉村窮人到城市找工作的全國趨勢。

處理海外人口販運問題一直是越南政府施政的重點。自2005年起,共有約7千人被販運至國內外,當中80%為女性及兒童。專家表示真實數字應該要高得多。

來自全越南各地的兒童被帶到中國、東南亞和歐洲的妓院工作。此外,中國的一胎化政策也造成對男嬰的需求,部分越南母親會販賣胎兒,也有一些越南女孩被賣給中國男性生孩子,年輕男性或男孩則被販運至英國的大麻工廠工作。

國際移民組織(IOM)越南分部主任福斯特(Florian Forster)說:「政府一直都承認跨國販運存在,但國內販運直到2011年才被承認。」他表示,一項新的相關法律於去年1月起生效,但目前仍無任何實踐指引。

懲罰條例有爭議 社會持續辯論

聯合國反對販賣人口計劃(UNIAP)的武氏秋表示,於此同時,大多數國內勞工販運者不會被當成罪犯懲罰,而是依照行政條例處罰,例如非法居留或使用武器等罪名。囚禁阿孝的工廠主人被罰了5百美元(約新台幣1萬5千元)、工廠也關閉了,但是工廠主人並未被告。

此外,當越南政府決定該如何處罰國內販運行為時,社會大眾持續辯論問題嚴重性,一部分的原因是因為有些兒童有獲得薪資。

「我們也遇過有些曾拿薪水的兒童,一年的薪水可能是50或1百美元(約新台幣1,500至3千元)。」波羅索斯基表示:「這些兒童一天工作18個小時,一週7天都在工作,這個薪水也太低了。」

「沒有人會懷疑,被賣到中國當娼妓的女孩處境艱困。」波羅索斯基說:「但是從文化的角度來看,對一個家裡很窮、沒有足夠東西吃、被迫輟學的兒童來說,去工廠賺錢貼補家用是一件很糟的事嗎?這個議題仍面臨許多討論。」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