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余光中 吳宗憲 黑嘉嘉

教育論壇:無專業就無社會信任

立報/本報訊 2013.08.27 00:00
■羅德水

近來,「洪仲丘案」、「大埔事件」等議題引起社會關注,甚至串連而成社會運動,可謂風起雲湧、蔚為風潮,幾波大規模群眾集結,相信不乏教育工作者的身影。

教師也是公民,以具體作為關心社會脈動、促進社會公義值得肯定,102學年度即將開學,可以進一步思考的是,做為教育工作者,又能從這些重大社會事件中得到什麼啟示?學校做為公共部門的一環,又該以什麼行動回應社會期待?

公信力不彰終結軍法制度

今天,先討論「洪仲丘案」對教育人員的教訓。

應該看到,「洪仲丘案」的悲劇源於軍中接連的錯誤,審視全案,軍中設置的各類評議委員會、申訴救濟機制、乃至於軍法體系,幾乎形同虛設,一連串的缺失不僅造成無可挽回的悲劇,更使國防部體系的專業性備受質疑挑戰,也正因為軍方行事欠缺社會公信力,最後在滔天輿論壓力下,立法院在短短3天內做出承平時期軍事審判回歸一般司法體系的重大變革,軍法體系一夕崩解。

為了回應民意,行政院長江宜樺也承諾成立「軍事冤案申訴委員會」,受理20年內,現役軍人於服役期間死亡或失蹤,其配偶、直系血親或二親等旁系血親對於相關偵辦、調查結果不服的申訴,該委員會並將於8月底正式掛牌運作。

持平來說,各界對於立法院火速做出終結軍法的決議,並非沒有不同意見,對於尚無法律授權的行政院「軍事冤案申訴委員會」,能否發揮實效,也不無質疑,然而,應該問的是,何以致之?說到底,軍中相關部門的專業性與公信力嚴重不足,才是國會與行政院做出前揭決定的根本原因。

民進黨立委李俊俋(後右)、鄭麗君(後左)2012年12月25日在立法院舉行「體檢高等教育評鑑制度」公聽會。教育部高教司長黃雯玲說,將推動高教評鑑中心轉型。(圖文/中央社)

以專業教評贏得社會信任

回到教育體系,過去幾年,各級學校「教評會」、「教師成績考核委員會」之組織運作,也曾屢屢受到輿論檢驗,家長團體、校長組織更是強力要求減少專任教師在「教評會」與「申評會」的比例,所持理由說穿了就是為了避免「師師相護」,教育部在這樣的壓力下,也早已提出相應的「教師法」修法版本。

雖然在教師組織提出專業說帖並積極遊說下,截至目前為止,教育部版《教師法》修正草案尚未能完成三讀修正,然而,必須提醒的是,要阻擋《教師法》惡修,除了有賴各地教師組織群策群力,各級學校的「教評會」與各級「申評會」能否堅守專業立場,秉持專業審議教師聘任事宜、依法處理疑似不適任教師,尤為影響修法的關鍵,要知道,每出現一次不符社會期待的相關案件,就等於使調降專任教師比例的修法進程又多接近一步。

再次指出,國會修法取決的就是社會總體意志的角力結果,「洪仲丘案」迫使國會做出平時軍法移交一般司法之決議,再次證明社會輿論對相關法案走向具有決定性的影響。儘管目前「教評會」與「申評會」出現離譜案例的比例極低,但是,為了贏得輿論對專業教評的支持,教育人員仍應盡一切努力使相關委員會的誤審誤判降至最低,唯有建立委員會的專業形象與公信力,方能從根本避免「教師法」的惡修。

以專業精進破除評鑑迷思

除了「教評會」與「申評會」成員比例外,另一廣受矚目的就是有關教師評鑑的爭議,教師評鑑一案的脈絡其實與「教評會」修法角力頗為相似。

關於教師評鑑,教師組織已陸續提出各種有力質疑,例如:國外鮮少有真正成功的評鑑案例、推動教師評鑑不可能不投入大量資源、國內高教評鑑出現許多缺失、中小學教育問題主要不是出在沒有評鑑、為了評鑑而評鑑極可能出現作假與形式主義流弊等,然而,在教育官方與家長組織聯手下,「空白授權」教育部訂定教師評鑑辦法的《教師法》修法條文,仍有進入實質審查的可能。

我們堅信,目前這種不由分說的修法方向,不僅對教育無益,甚至可能造成校園紛擾與災難,要根本解除這樣的修法壓力,除了必須提出更多反對評鑑的專業論述外,各級學校教師更應主動精進教師專業,教師可以質疑官辦教師研習了無新意,不符教師專業成長需求,卻不能因此停止自我學習;教師可以質疑官版教師專業發展評鑑流於紙上作業,卻不能因此不參與教師專業團隊的進修成長。

須知,要真正免除去專業化的外部監督,教育人員更應致力提升內部專業的公信力,也唯有多方開展、深化教師專業,才能真正使社會支持教師專業自主,真正解除教師評鑑的修法警報。 (全國教師工會文宣部主任)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