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Nokia3310 電玩 恐龍法官

快樂簡單抗愛滋 露德推新計畫

立報/本報訊 2013.08.26 00:00
【記者李威撰台北報導】雞尾酒療法出現,愛滋感染者的壽命獲得延長。然而上路17年至今,除了外界對愛滋充滿迷思,感染者也因為懼怕或擔憂負面觀感,對治療有所排斥。因此,台灣露德協會推出新衛教計畫,希望建立感染者的正確治療認知,鼓勵其接受治療。

醫護人員一樣有迷思

露德協會26日公布《愛滋治療認知大調查》,發現民眾對於愛滋的認識相當有限。回收的1,077份問卷中,43.8%的民眾不瞭解愛滋病毒感染與愛滋病的差異;12.5%的民眾認為愛滋是無法治療的絕症;88.6%的民眾認為愛滋治療過程複雜;52.4%的民眾認為感染者每天至少要吞10顆藥;78.8%的民眾認為所有愛滋藥物都有副作用。

從事愛滋醫療已有21年時間的台大醫院感染科主治醫師謝思民表示,就算是非愛滋領域的專業醫療人員,對愛滋也懷有迷思,更不用說是一般民眾。他表示,破除社會大眾對愛滋的迷思,不僅有助於降低感染風險,未來一旦發生感染,能以更健康的心態去面對。

謝思民表示,近日謠傳的毒罐頭事件,或是先前的轟趴報導,用「愛滋病患」取代愛滋感染者的用詞是不正確的。謝思民強調,感染愛滋病毒不等於愛滋病,當感染者淋巴球數量太低,在臨床上出現伺機性感染或惡性腫瘤,才會發展至最後的愛滋病階段。

謝思民提醒,感染愛滋病毒的臨床症狀就是「沒有症狀」,臨床上難以得知自己是否感染。早期有些愛滋感染者,因為太晚發現,等到就醫已經是發病階段。謝思民表示,發病除了威脅到生命,藥物療效也會下降。

感染愛滋 非關性向

謝思民提到,愛滋迷思之一,就是男同志才有感染愛滋的風險。他說,曾有一名年輕女性病友,既不轟趴,也無一夜情,但還是染上愛滋。後來發現,原來男友的前女友曾與毒癮者交往。

謝思民強調,如果只是歸咎於某一小群人,這種看法「就太落伍了」,整體社會都應該關心。「如果我們還是認為,這只是跟一小群人有關的議題,與我們無關,其實只是讓我們暴露在更危險的感染風險之中。」

謝思民認為,社會普遍對安全性行為的忽視,才是更大的問題。無論性向或有無臨床症狀,只要有危險性行為,都應該定期篩檢。

另外,愛滋藥物已經簡化許多,方便性大為提升。謝思民表示,無論是每日服用的次數、藥量或副作用都在下降。目前的用藥組合,最簡易的是每日1次、每次2顆;最複雜的組合也只是每日2次、每次3顆。

謝思民表示,愛滋病已成為慢性病,雖需長期服藥,但未必需終生服藥。只要跟醫師溝通,找到最適合的處方,就能降低副作用發生。謝思民表示,只要規律服藥,健康狀況可與常人無異,「一樣可以有自己的家庭,一樣可以保有自己的工作,跟大家一樣,可以追尋未來的夢想」。

謝思民相信,愛滋病遲早會找到根治方法。他呼籲,已感染的朋友應好好接受治療,維持身體健康,等待根治療法的出現。

供食譜問卷 增進治療

為了鼓勵感染者規律服藥、積極接受治療,進而穩定控制病情,露德協會這次推動「Simple Love我要快樂簡單治療衛教計畫」。秘書長徐森杰希望,最終能朝「零增加、零歧視、零死亡」的國際愛滋三零目標邁進。

徐森杰表示,為讓感染者瞭解藥物副作用,這項計畫還推出了「Simple Love我要快樂簡單治療食譜」。這份治療食譜與過去按藥物種類介紹藥物副作用的手冊不同,簡單治療食譜是以藥物組合來介紹,就台灣現有的十幾種組合,用情境及幽默的方式,回答常見用藥疑問。

另外,為瞭解藥物使用狀況,露德設計了「簡單治療問卷」,試圖增進醫病關係。感染者可以將問卷題目帶往診間,同醫師一起討論,讓醫師及個管師瞭解服藥情況、生活型態以及用藥問題。徐森杰表示,這有助於感染者找到適用藥物,並提高感染者的服藥順從性。

欲瞭解「Simple Love我要快樂簡單治療衛教計畫」者,可至露德協會官網查詢,網址:http://www.lourdes.org.tw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