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國際環境評論:新極地任務:北極冰帽融解後的大國角力

立報/本報訊 2013.08.26 00:00
■倪世傑

今年8月8日,載重量為1萬9千噸、隸屬中國大陸中遠集團(Cosco Group)旗下的永盛商輪,離開了大連港,直奔白令海峽。這是中國商船首次經由北極航道從亞洲大陸駛往歐洲,較傳統通過蘇伊士運河的南方航道,可減少多達2周的航程,將歐洲和亞洲之間的航線距離縮短了9千公里,節省燃料並降低貨物運輸的成本無可數計。

然而,這一切都拜「全球暖化」之賜。根據美國國家冰雪資料中心(National Snow and Ice Data Center)人員表示,受地球暖化效應影響,2012年北極冰覆蓋面積為86萬平方英里,較1979年的180萬平方英里減少53%。到今年夏天,平均氣溫3℃,遠遠高於正常平均溫下的北極冰帽已經融化成一個巨大的湖泊。

而今年5月於瑞典基律納(Kiruna)召開的北極理事會(Arctic Council)第8次部長會議中,因應北極融冰的效應做出了發展方向上重大的轉變。成立於1996年的北極理事會,由加拿大、美國、俄羅斯、挪威、瑞典、芬蘭、丹麥、冰島等8國組成,極地原住民與環境議題是該理事會的核心關懷,但在今年的會議中,則是轉變了議題方向到經濟開發議題,也因此新納入了包括中國、日本、韓國、新加坡、印度、義大利等國具備觀察員的資格。相當不尋常的是,一直到2011年於努克(Nuuk)召開的第7次部長會議中都還否決了這項提案,可見,北極冰帽融解已經不再是極地週邊國家的「內部事務」,如同其他海洋一般,成為國際性的事件:每個國家,在未來都可使用這一條航道並獲得可觀的經濟利益。

▲美國國務卿凱瑞(圖右二)及多位美國官員參加5月於瑞典基律納舉行的北極理事會第8次部長會議,今年議題方向轉到經濟開發議題,也納入數個觀察員資格國家,可見北極冰帽融解已不再是極地週邊國家的內部事務,圖攝於2013年5月14日。(圖/美國國務院攝 來源/維基共享資源)

對中國來說,由於其海岸線並未直接瀕臨北冰洋,對北京而言北極航道的利益主要是經濟上的。其實,中國在這幾年早已有所準備。2010年,中國即與朝鮮洽談位於中朝俄三國邊界位置的羅津港租用與共同開發議題。面向日本海的羅津港未來將是中國進出日本海、直奔北冰洋的門戶。俄羅斯同樣也租用了羅津港,透過該港,俄羅得以將天然氣管直接拉到韓國與中國。羅津港獨厚的地理位置將串起一條從東非經阿拉伯到印度,從印度經麻六甲到中國,從廣州一路延伸到羅津,過來白令海峽經北冰洋直達鹿特丹的水域商路環節,這個航道所提供的經濟利益與地緣政治的重要性實非同小可。

此外,極地冰帽融化後底下蘊含的礦藏,對世界大國來說都具有無窮的吸引力。中國已於今年4月中與冰島簽訂了雙邊自由貿易協定,是中國與歐洲國家的第一紙FTA,另一方面,來自中國的技術專家與勞工早就集體前往融冰的格陵蘭,為下一階段的經濟大開發預作準備。

對俄羅斯而言,北極冰帽融解的意義就複雜許多。石油與天然氣是俄羅斯總統蒲亭相當善於利用的資源,對外制約東歐及前加盟共和國的外交,對內則是透過油氣外銷利益做為國內社福與基礎建設的經費。但無可諱言的是,國內油氣的大量開採已出現疲態,如何利用開發北冰洋下的油氣蘊藏,成為這一個能源輸出國家首先考慮的議題;再者,由於俄羅斯控制的北方領土至為廣袤,因此對北冰洋的主權宣稱就具有戰略上的意義,不只未來船運的通行費,隨之而來的鐵公路建設、人員的遷徙,北冰洋破冰設備的投資等等現代化工程,為保持這個航道的暢通,海軍與地面部隊、導彈部隊的移駐也成為敏感但卻必然發生的議題。現代化建設需要外國投資與合作,軍隊需要預算支應,可以預見俄羅斯希望能夠有效控制北冰洋,但也因為後冷戰時期的國際經濟互相依賴的格局,這支力量比較是穩定性而非侵略性的力量。相形之下,對美國來說由於國內非正規油氣開採正酣,因此歐巴馬政府未如莫斯科般汲汲於北冰洋油氣開發的利益,一旦北極航道暢通無阻,也意味著美國艦隊得以在這個航道內航行,因此對華盛頓而言,戰略意義具有較大的考量。

經濟利益成為主導融冰後北極的主旋律下,過去北極理事會所強調的原住民權益與環境問題都將因此失去重要性,理事會中的老極地國家的話事比重也即將被大國的介入所稀釋。渺無人煙的北極即將成為過去式,暖化即將帶來人潮與錢潮,大國的經濟與戰略考量將持續左右該「水域」的發展,成為另一個大國競逐的戰場。(政治大學政治學系博士候選人)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