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所得稅 林心如 iPhone

畏懼第四權挑戰 蘇貞昌到底在怕什麼?

中時電子報/朱真楷/特稿 2013.08.26 00:00
朱真楷/特稿】  服貿辯論對蘇貞昌而言,猶如汪洋中的浮木,讓被淹沒在重大議題下的他,有了浮出水面的機會。等在後頭的,是蘇要如何在反對之外,提出權衡意識形態及政治現實的對中政策、概念,陳述他對台灣經濟所開出的處方箋。否則,這場辯論,終將只會是無法改變民進黨甚或台灣前途的個人秀。  馬、蘇辯論議題出現迄今,全是藍、綠陣營對技術問題的錙銖必較。但面對這項攸關國家發展的政策,人民關心的,是服貿協議將如何影響你我生活;同時,民進黨是為反對而反對,還是真有更了不起的主張。  2010年兩岸簽屬ECFA,民進黨告訴人民,協議敲定台灣將喪權辱國;但2年後總統大選時又說,執政後將蓋括承受協議內容,不會公投廢除。翻來覆去,搞得綠營支持者懷疑自己遭黨背叛,藍營有機會攻擊民進黨說謊。  如今相同狀況,面對服貿協議,以蘇貞昌為首的民進黨是全盤否定?片面否定?還是要求嚴審重談?近來,民進黨一方面要求逐條表決,看似有條件接受;但到了群眾場卻又搬出恐嚇牌,好像非得全盤推翻才能救台灣,立場模糊。  尤其,當朝野領袖有機會在全國人的注目下,站上同一舞台辯論台灣未來,蘇貞昌卻選擇以媒體有特定立場為由,拒絕4報1社參與,切斷不同聲因的提問。然而,蘇貞昌不是才說真理愈辯愈明嗎?假若他真是站在對的一方,何必畏懼第四權挑戰?  所以,辯論當天,蘇的王牌依舊不脫質疑加恐嚇。只是,撇開辯論技巧不談,面對蘇的凌厲攻勢,馬當然會見招拆招;整場下來,如果蘇的攻勢僅限於此,結果預料只會讓藍綠各自歸隊,輸贏侷限在馬或蘇個人而已。  從個人利弊得失來看,蘇若把戰略目標放在贏得主席連任,那麼在這場辯論會,他大可只扮演攻擊手角色即可。但若放大格局,將目標朝向重返執政,那麼,在辯論過程中,就必須進一步擔任倡議者的角色,嘗試在反對之外,提出解決兩岸經貿問題的因應之道。  透過辯論,蘇主席是只想壯大自己,抑或壯大整個黨或台灣,全在他一念之間。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