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難忘徐總/徐生明猝逝 老友慟:失去一位兄弟

NOWnews/ 2013.08.25 00:00
記者洪偵源/綜合報導

徐生明生涯有段時間暫別球場,到大學當講師,卻比在球場還受歡迎,過世消息傳開,讓被他教過的學生都非常難過,還有當初為他牽線到學校教課的大學同學。

擔任中信鯨教頭時期,因職棒固定禮拜一休兵,時任真理大學運動管理系系主任(現觀光休閒與運動學院院長)的陳天賜,引薦他到校兼課,運管系有門「棒球運動」,給他教再適合不過。

陳天賜與徐生明為大學同班同學,少棒時代交過手,念書時兩人為無話不談的好友,昨日得知摯友過世,也哭了一整晚,今早外出看到新聞報導,又哭個不停。

「我當時有看義大第一局比賽,還有看到他,後來有事外出,回家後一直接到電話,不管學生還是以前同學,都跟我說徐生明過世了,我說怎麼可能!結果打開新聞頻道才知道。」

陳天賜說,他哭了一整晚,棒壇失去一位好教練,他也失去一個如親兄弟的老同學、老朋友,「他要接義大之前,還來學校找我,那天聊了好久,他還答應要來參加棒球隊送舊。」

當時中信與徐生明提前解約,陳天賜更進一步引薦他到真理擔任正式教師,結果他的課變成最受學生歡迎,兩人還一同搭檔參加過學生舉辦的沙灘排球賽。

▲2008年參與真理大學校內沙灘排球表演賽活動。(圖/資料照/記者洪偵源攝)

回憶好友,陳天賜說,念書時徐生明英文不好,考試還靠他罩,徐生明未兼課時,就曾到真理大學演講,還特地把這段往事告訴台下學生。

老同學眼中,徐生明很有個性,但跟同學相處融洽,也非常大方,「我準備去美國念書前,他在帶味全,他過晚上十點絕對不出門,但結束與三商的比賽後,出來跟我吃飯,還聊到半夜,後面要續攤的費用也全包了。」

徐生明對朋友的重視,從另外一件事情也看得出來,當年他遭到刺傷住院,陳天賜與其他同學到醫院探望,病床上被記者團團包圍的徐生明,見到同學馬上請記者晚點再訪,因為他的同學來看他。

陳天賜說,徐生明的個性〝對就是對、錯的就是錯〞,當教練時尤其明顯,多少會引起一些爭議,但對朋友絕不會如此。

當時徐生明掌興農兵符,要與兄弟象打總冠軍賽,還特地回學校找好友聊天,兩人都認為機會不小,但事與願違,後來他也離開牛隊。

當時真理因南北校區人力資源整併難以開缺,貼心的徐生明不想為難好友,不再問陳天賜回真理的可能,且當時高雄有意籌備業餘成棒,他心力都放在籌組準備工作,但後來因故取消。

徐生明之後也曾向正值換帥風波的國訓隊探路,但因時間太晚,人選已經敲定,也一度要到中國醫藥大學也未成行,徐生明選擇回故鄉與母校美和中學教球,最後前往義大。

「他當時知道學校的狀況,都沒有問我。」陳天賜表示,徐生明在棒球圈的心路歷程,都毫不保留與他分享,也因職棒總教練身份,為避免敏感,特定時間電話絕對不接,也不會回撥,但只要他打過去,就算沒接也一定回覆,足見兩人情誼深厚。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