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地震 妙禪 空汙

北高加索人襲警引俄反移民潮非法外勞遭清洗

俄新網/俄新網 2013.08.24 00:00
作者:俄新社記者高懿潔

俄羅斯近日掀起一股打擊非法移民的狂潮。莫斯科乃至其他城市的商品批發市場輪番受到突擊檢查,數千名非法移民被扣押,大量外勞面臨著遣返。莫斯科的移民收容所人滿為患,有關部門不得不著手搭建露天的帳篷營地供近千名外國人居住。引發這一系列行動的導火索是莫斯科一個市場內發生的北高加索人惡性襲警事件。

禍起市場襲警事件普京怒斥稱官商勾結

莫斯科市西區"馬特維耶夫"大市場7月末發生一起俄羅斯達吉斯坦族商販嚴重襲警事件。當時幾名警員在該市場內試圖抓捕一名強奸嫌疑犯,但隨即被20余名商販圍住,其中一人持硬物襲擊致一名警員腦部重創。據調查,事發時有其他的警方人員在市場內,但未上前制止。盡管達吉斯坦屬于俄境內的北高加索地區,但北高加索居民在俄羅斯並不受歡迎。此事件引起俄羅斯社會各界強烈反響。

事件發生後,俄總統普京召集內務部長、移民局長與莫斯科代理市長召開緊急會議,會上對這起重大惡性事件進行了嚴厲抨擊。“警察們就站在一旁,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同僚被毆。為什麼?他們怎麼了?如此膽怯?有可能,但這種可能性非常小。極有可能的是,為了換取他們的這種不作為,商販們‘孝敬’了不少錢。”他說。

普京說,對此所有人都很清楚明白,“不清楚不明白的”只有內務機關專門負責內部紀律的部門。“他們的工作成果在哪?”他怒喝道。普京進一步表示,執法機關的不作為對國家經濟造成了巨大損失,也重創了人們對政府的信任度。他認為,商貿地點的犯罪多與當地官員同商販勾結有關,同商販來自哪個國家,是哪個民族的並無直接關聯。

目前,有關部門已按“玩忽職守”對兩名警員提出了指控。俄偵查委員會發言人馬爾金表示,正是巡邏警的不作為使襲警者感到自己是事發市場的主人,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做出如此令人發指的行徑。此外,偵查部門也已按同樣罪名對事發市場所屬的市轄區內務部門主管進行了立案。

嚴打非法移民建露天帳篷營收容外勞

俄偵查委員會立即表示,偵查機關將在俄羅斯全境進行檢查,以查明市場貿易中的腐敗因素。“馬特維耶夫”市場事件一出,莫斯科地區乃至全俄境內的市場都被翻了個底朝天。然而,盡管普京明確表示,商貿地點的犯罪“同商販來自哪個國家,是哪個民族的並無直接關聯”,但執法部門發起的“大清洗”卻直指非法移民。

7月29日,470余人在莫斯科的“清洗”行動中被扣。8月1日,莫斯科警方拘捕了1500多名來自越南與中亞地區的非法外國務工人員及高加索公民,並在一個區查出一批地下工廠。8日,警方又在莫斯科南部某市場拘捕了250余移民。

由于被抓捕的外國務工者數量眾多,莫斯科的移民收容所人滿為患。莫斯科內務總局不得不著手搭建帳篷營地,關押這些等待遣返的非法外勞。據媒體報道,帳篷營地能容納900人,被關押者以越南人為主。營地受到了包括人權人士在內的人們的關注。帳篷營在20日被關閉,當時營內剩余的200余人被轉移至位于另一個區的外國人臨時收容中心,在中心基礎上臨時搭建了軍用帳篷安置這些人。

反非法移民潮不僅波及到了除莫斯科以外的俄羅斯多個地區,而且在溫室大棚勞作的中國菜農也受到牽連。俄西南部克拉斯諾達爾邊疆區內務總局12日發布消息稱,該局協同移民部門在新一輪突擊檢查中抓獲570名非法從事溫室種植的中國人,總共處以92.4萬盧布的罰款,實際收繳2.24萬盧布。目前這批中國公民已被遣返回國。而伏爾加格勒州內務總局官網在同一天發布消息稱,當地警方聯手阿蒙在巡查過程中查獲一處面積逾30公頃的非法溫室種植場,同時抓獲了在那里務農的約100名中國非法菜農。消息稱,這些中國人無法出具証件証明他們在俄居留的合法性。目前有關部門正在調查是誰雇佣了這批非法外勞。

界限模糊的“合法”與“非法”

莫斯科地區待遣返的中國移民並不多。據該市東南區“園藝”市場管理部門消息人士稱,8月初,當地警察確實以身份不合法為由將眾多商販抓捕至地方警局,但其中多數人在繳納“罰款”後均被釋放。而據目前全莫最大的商品集散地——柳布利諾"莫斯科"商貿中心的商販張女士稱,盡管大規模拘捕非法移民的消息不斷,但商城內的中國商販絕大多數身份合法,因此仍每日照常進出賣貨。她說,市場內確有中國商販幾天前被帶去警局,但晚些時候均獲釋。至于為何身份不合法的越南移民數量如此之多,中國同行們也感到百思不得其解。

事實上,身份“合法”或“不合法”,是個模糊的概念。除旅游、留學、公務和其他的交流目的外,在俄羅斯掙錢的外國人通常持商務或工作簽証。為辦理工作簽証,必須首先辦理工作許可。而這張小小的卡片是俄移民局根據每年分配給外勞的配額向雇主單位發放的。據記者了解,在莫斯科設立分公司,擁有上百名工人的中資企業,都無法順利直接從移民部門獲取所需配額,只能通過中介公司辦理。而中介公司往往同移民部門工作人員有著長期"合作"關系,取得配額的幾率也更大。它們將這些名額轉賣給外國公司或個人,從中收取費用。在市場賣貨的中國商販,幾乎沒有成立正規公司的。由于一年期的工作許可與簽証辦理的費用大,時限長,也有不少人選擇商務簽証,但這樣一來,就不得不忍受每隔3個月離境一次的麻煩和旅費。

不僅莫斯科與聖彼得堡,在遠東地區,類似的中介也相當活躍。據媒體報道,初步統計顯示,濱海邊疆區勞務移民中介服務影子市場每月收入約達1600萬盧布。中介擠掉了普通移民辦理手續的正常渠道,最後普通人想赴俄工作就只得求助中介。每人支付的中介服務費為1.2至1.8萬盧布。據統計,中介服務影子市場的規模每月達1600萬盧布。報道說,移民部門已開始取締一系列中介公司的經營活動。

莫斯科市勞動與居民就業局局長基里林2月份曾透露,市政府5年來將外籍勞工配額縮減了近三分之二,2013年該市外勞配額僅為10.15萬人,年底前最多擴增至20到21萬。

俄聯邦移民局局長羅莫達諾夫斯基去年12月曾透露說,俄境內中國人的數量占外國人總數的3.15%,在簽証國家中位居第二,每年入境的中國公民數量在40萬人左右。至于莫斯科地區,2009年切爾基佐沃市場關閉事件致使當地華人驟減。根據莫斯科移民部門的官方數據,2008年俄首都境內有大約7.2萬名中國人,而至去年7月末該數字僅為1.3萬左右。

專家:僅打擊非法移民遠不夠

莫斯科代理市長、參加9月8日即將舉行的市長選舉的索比亞寧表示,遣返違法移民並禁止他們入境俄羅斯比在建築工地或市場進行突擊檢查來得更為有效。他透露說,已經同聯邦移民局局長羅莫達諾夫斯基商定,只要是嚴重違反兩項(及以上)行政法規的移民,就將被驅除出境。“在我看來,這是比在建築工地追捕非法移民更為有效的措施,盡管後者也應當實施。”他說。

索比亞寧驅逐非法移民的決心或許契合一部分思想排外選民的心態,但在記者看來,“亞博盧”黨候選人米特羅欣的說法更貼近事件的核心問題。他認為,必須對雇佣非法外勞的單位進行大規模"史無前例"的懲罰,這樣能夠起到殺雞儆猴的作用,讓雇主感到雇佣非法移民是十分不劃算的。

俄新社觀察員阿法納西耶娃特別指出,不久前剛剛發生過兩名土生土長的莫斯科人醉酒襲警的事件,但社會對這則新聞卻並未予以太多關注。她認為,目前的清洗潮看上去更像一部“美國大片”,與普京在緊急會議上表達的期待並不契合。阿法納西耶娃說,整頓市場秩序是每個人所希望的,但“為此不應利用我們社會最黑暗的排外情緒”,當人們深信應將問題歸咎于移民時,就不會再向政府甚至于自己發問。

俄新社另一位觀察員博格達諾夫也對多數公民支持大規模抓捕移民甚至投入帳篷營地的理念感到痛心。他認為,官商從大規模的勞動力黑市獲利,並共同鞏固了廉價(低薪)又聽話(無權)的勞動者的穩定需求。“現在我們已經有了非法移民帳篷營地了,什麼時候能為非法雇主也搭建這種營地呢?”他問道。

而作者本人在此不禁要問的是,為何對于普京在會上提出的官商勾結縱容犯罪問題,有關部門最直接的回應卻是打擊非法移民?非法移民固然有錯,但他們在俄境內非法工作生活前,又是誰准許他們非法入境的呢?緣何官場與商場的黑暗腐敗,最後卻只有非法移民這一個群體為此埋單?或許,正如專欄作家羅斯托夫斯基評論的那樣,移民帳篷營不僅對非法外勞來說是個黑色笑話,更是俄羅斯社會本身的恥辱。

作者觀點不代表俄新社觀點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