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小七優惠 颱風 85度C

告別17微笑18 關詩敏的玉女心經

蕃騰人物/陳志龍 2013.08.22 19:59

沒問題少女

2011年參加《華人星光大道》獲得冠軍,2012年在師父陶喆門下推出首張專輯《關在家》。關詩敏,人美歌甜,青春無敵,經歷不多但每個都算得上大件事,一路順遂讓外界很容易就把她歸到人生勝利組去。她受訪時也是一派輕鬆毫無憂慮,連青春期少女該有的迷網或嚮往都沒有,沒有瑕疵、沒有懸念,王菲唱的「一切都好,只缺煩惱」說的大概就是關詩敏現在的人生狀態。

可能問題就在「沒問題」上面,如果連超級英雄都開始背上沉重身世增添人味,如果連城堡公主都開始伸展拳腳或決定自己命運的時候,清純無害的玉女是否足夠滿足樂迷對一個當代女性(偶像)歌手的期待就值得玩味了。記得關詩敏之前與師父陶喆合唱情歌時說,自己沒有戀愛的經驗,因此錄唱時心裡想的是自己的寵物。一首互訴情衷的新時代戀曲背地裡隱藏著如此純潔的情懷,這事不僅太可愛,也太可惜了。

所以近期在第二張專輯,關詩敏嘗試了戲劇演出,一方面拓展演藝觸角,但讓自己多經歷或想像一些悲歡離合才最實際。

「拍戲對我唱歌其實很有幫助。」她聲音細細的說。

這次在新戲《飛躍龍門客棧》裡她演一個首相千金,大致上跟她的年紀與特質相符,她笑說「但沒有那麼嬌縱」啦。雖然戲分不多,但卻是劇中各方人馬爭奪的關鍵人物,她說起第一集裡她就被綁架了三次,顯然過程激烈,但也因此培養出對演戲的興趣,而且藉此豐富日後唱歌時的情感肌理,一舉兩得,十分上算。

「之前可能常常唱歌時候製作人或陶喆老師都叫我多放一點感情啊,就可能因為我沒有談過戀愛,就常常用自己其他的可能跟家人之間或者跟寵物之間的情緒去放到那些歌裡面。可是拍戲之後我發現我更加容易可以進入情緒。」

「我裡面哭戲超多。一開始很怕哭不出來,因為我平時太快樂了。像之前比賽的時候也有唱過很悲的歌像《夜夜夜夜》,那時候在唱之前我有先看過一部《我和狗狗的十個約定》,就是狗狗死掉了,那時候馬上就很感動。可是現在我發現同一個對象用太多次會沒感覺,所以後來就要想其他,最後身邊的對象都用完了。後來發現讀台詞,把自己真正放到那個角色裡面會比較容易。」

甜心接班人

當初關詩敏參加《華人星光大道》才16歲,她想起來還是覺得不可思議,但一想到即將來臨的18歲,她難得露出情緒的直呼「我不要」。不急著長大是生命裡沒有迫切的處境或自身對於另一個新鮮階段的渴望,即使身處快速與競爭的演藝圈,她的不急反而令身邊的人著急。

「我好像常常被講沒什麼企圖心,平平的,安安全全的。像之前陶喆老師也有跟我點出過,就說我什麼事情都太平太安全了,就希望我什麼事都能做到第一。」

我好奇如果沒有爭勝的決心如何在選秀節目裡過關斬將成為冠軍,事實上我看她在比賽過程中的表現也呈現一種參賽者難得出現的從容,往好處想那會被解釋成台風穩定,大將之風。但她回想當時每次上台時其實全身都在發抖。

「其實一開始去星光沒有想那麼多,也沒想到會進到那麼前面。我在美國的時候就有參加過東森新人王,超級偶像的海選。因為我經驗不多,上台會很害怕很怯場。沒台風沒感情也沒特色,所以我那時候是想要去星光磨練一下。讓自己有多一點經驗。沒想到會一直比,比那麼久。」

「好像很多人覺得我台上看起來不緊張,可是那是表情看不出來,其實我每次全身都在抖,但就是看不太出來。」

而無論外型與歌聲,在同屆選手裡關詩敏無疑是最被看好有望發片的一位,比賽時她善用天賦的歌聲與年紀優勢把一些成熟的歌曲演繹出難得的清新味道。而正式發片後,專輯企劃定位就完全依照她的年紀設想出一個繽紛夢幻的甜心形象,是說歌壇的上一代甜心們紛紛求轉型之際,位置懸缺總得有人遞補,關詩敏趕上一個好時機,但又像缺了一點什麼。

台灣從70年代末的沈雁、江玲,到80年代中崛起的楊林、方文琳等都屬於玉女的基本教義派,無辜無害是最重要特質。但時至今日,人們對女偶像的期待早已不再簡單,學鞍馬、鬧緋聞,勇敢無畏的展現人體極限或感情道德極限都是越將身價往上墊高的法門。關詩敏如何卡位,考驗的不僅是更多自身特質的挖掘,還得看時代演變下的群眾需求。

不愛小清新

問她有沒有欣賞的國內女歌手,原本以為她喜歡的會是清新平淡張懸、陳綺貞,但她卻回答:「張惠妹。」「蔡依林我也很敬佩她。」甚至聊起來後,她也表示自己很喜歡韓國女子團體的表演,顯然她心裡可能比她外表顯現的要蠢蠢欲動。然後她說自己也想過要把頭髮染紅染金的,「但是不可能。」

「可能喜歡那一類的歌手是因為我剛好也缺乏這一部分吧。」

而演完戲接著就是第二張專輯的錄製,新專輯搭上自己邁入18歲這件事,或許在音樂表現上會順勢展現一種全新的感覺或風情。但她並不特別把18歲當作一道太具體的門檻,好像跨過去了就該變成什麼不同的樣子。

「我希望還是自然,不要去做一些自己不想、自己做不到的事情。還是以自己最舒服的感覺才是最自然的。」

出道一年多,希望表現自然的她覺得比較困擾的是上節目時常常抓不到重點或講不出什麼東西。接受這次訪問時她想了一下有沒有什麼爆點可以提供,然後說出自己「手毛腳毛很長」。我覺得這回答就算不夠聳動也算誠意十足了。結束前她還提供了兩則笑話,內容已經忘記,只記得笑話裡都有動物。無論怎麼說,她都還是少女,即使18歲是一道關卡,但總是象徵大過實質,而關詩敏如何藉由實際上的數字切換達到象徵上的脫胎換骨,是接下來要面對的修練。

小說家寫道:「沒有人能永遠年輕;但永遠有人,正年輕著。」說的也是關詩敏。

社群留言